日常吸脸❤

❤沉迷磕蛋哈❤炒鸡爱colin❤

【林诚司&铃木一郎】不良

晚晚:

丧心病狂的拉郎。




本来是想写原著背景的,后来觉得都太沉重了,很喜欢那篇stand by you,就用了同一个背景【其实就是原著太复杂了写不来




内含林少殴打一郎的场景,雷者慎入。




——




高一十四班不只有活宝菊川玲二,还有不良少年林诚司。




跟一般的淘气包不一样,林诚司是真正意义上的不良,在学校拉帮结派勒索同学打架斗殴无恶不作,偏偏他爸爸是警视厅的高官,是实打实的官二代,老师校长都不敢把他怎么样。




说起林少辉煌的战斗史,恐怕随便拉开一个学生都能给你扯上一两段。




有一次一位新来的老师不知道林大少的厉害,走到他身边跟他说班级里不可以带墨镜,林诚司二话不说把墨镜摘下来甩到那老师脸上,划出三寸来长的一个口子,一个三十岁的男人愣是当着所有同学的面疼哭了。




据说他还有过单挑七个学生最后把所有人打到爬都爬不起来的战绩,在学校里可谓一战成名,走到哪身后都有一帮小弟跟着。




这样的学生逃学的时候老师都想烧高香了,更不会管他上课听不听之类的小问题。




所以林大少看到伸到他面前的那只手,意外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作业。”




面前的人穿着白衬衫,在外面还套了一件砍袖的白色毛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连声音都没有什么起伏,目光看着他的方向,却像是没有焦距一样从他的身上透了过去。




“作业。”




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对面的人又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林诚司另一边的眉毛也挑起来了。在这个班级这么久,还没有人管他要过作业。林诚司抬起头打量这个人,纯黑的头发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没有血色,眼睛也是黑白分明的,整个人的轮廓清晰的像是一幅水墨画。




看着面生,看来是新来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林诚司倚在椅子上,整个人都垮下去。




铃木一郎低头查看了一下名单,又抬头看向他,




“林诚司,作业。”




“班长,班长,不用收他的作业的。”身后的同学小声提醒新来的班长,紧张兮兮的换了个远一点儿的座位。




“老子从来不写那玩意儿。”林诚司好心的回答了他一句。




“哦。”




铃木一郎低下头,在没交作业那一栏里记下林诚司的名字,抱着一摞本子转身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铃木一郎这种不算反应的反应让林诚司的威胁都堵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十分的难受。




放学的时候,林诚司带着一帮小弟等在校门口。林大少向来有仇必报,这种当面跟他叫板的人不可能轻易的放过他。




铃木一郎面无表情的向他们走来,林诚司站在路中间双手插在兜里拽拽的等他过来。




铃木一郎距离他越来越近,三米,两米,一米……然后是一米,两米,三米。铃木一郎从他身边路过了,简直是完全的无视。




“喂,你站住!”




林诚司的火气更大了,本来今天只是想吓吓他的,威胁恫吓两句也就算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铃木一郎背对着他们停下,慢悠悠的转过身。




“你没看见我吗?”




“看见了。”




林诚司又被噎住,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接。




“你以后不准管我要作业,也不准管我。听到了没有!”




“为什么?”




林诚司一口气又憋在了胸口,后面的一个小弟看不过眼冲铃木一郎的背后就来了一脚,铃木被踢得一个趔趄跪在地上。




“还问什么问,我们大哥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铃木撑着地站了起来,抬头看着林诚司,




“为什么?”




“靠,你聋是不是!”后面的人又给了他一脚,这下就没让他起来,众人围成一圈轮番踢他,一脚一脚十分用力,边踢边发出骂人的话。




铃木一郎没有还手,也没有吭声,连哼都没哼一句,要不是林诚司刚听过他说话,说不定真以为他是个哑巴。




“行了。”林诚司看时间差不多了,叫小弟们停手。




铃木一郎从地上爬起来,在旁边捡回自己被扔掉的书包,把散落在地上的书一一放回去。这次终于没有再问为什么。




林诚司静默的看着他一系列动作,咽了口唾沫,“你以后识相点!”连自己都觉得吼出的话带着心虚,林诚司招呼众人转身走了。




——




原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铃木一郎又站在了他的面前,穿着那件白色的毛衣,捅了捅他的胳膊,




“作业。”




林诚司差点儿以为他昨天失忆了,仔细看他的脸,还是一幅面瘫像,没有任何表情。




“滚。”




“作业。”铃木一郎锲而不舍,执着的把手伸在那里。




“老子说了,从来不写那玩意儿!”




“哦。”铃木一郎低下头,在本子上唰唰记好他的名字,抱着一摞本子转身又走了。




铃木一郎简直就是一个奇葩,林诚司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放学路上又一次堵在门口的林诚司直觉今天的威胁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令人厌倦的一阵拳打脚踢,铃木一郎还是一声都没有吭,等到他们打完之后捡起书包就走了,膝盖应该是踢坏了,走起路来有些跛。望着铃木一郎远去的背影,林诚司也不明白为什么最先进入脑子里的想法会是这个。




不出所料,第二天早上铃木一郎又站在了林诚司的桌边,伸出右手,




“作业。”




这次林诚司连威胁的兴趣都欠奉,直接换了个方向睡觉,“没写!”




其实林很少连续三天都来上学的,不,不是很少,是从来没有。




最近莫名的天天都来,连他自己也不想承认其实是想来看看铃木一郎的反应。




看他在前一天刚受过暴力对待之后会不会妥协。




当他如自己意料当中出现在自己桌边时心里有些得意又有些失望。




林诚司透过手臂看了一眼坐在第三排的铃木一郎。




白色的衬衫一尘不染,坐的笔直的盯着老师的方向,他好像从来都不记笔记的,好学生也这个样子吗?




林诚司对着他柔顺服帖的头发冷哼了一声。




真是连后脑勺都能看出来是个面瘫!




——tbc——



评论

热度(61)

  1. 日常吸脸❤晚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