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居的眼睫毛w

居老斯已经在我床上睡着了😊

Alex鸭鸭:

生面豪车,有腿交o(*////▽////*)q

特调局最美一支花:

我我我我哦我我我我哦我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天要上课的原因终于把这个停了半个月的车开出来了,第一次开abo自己也不是很满意,将就看一下吧
呼叫亲友团 @Alex鸭鸭 啾咪啾

妈啊可爱哭!

豆豆打吗:

就是我觉得他俩可能是红配绿,太配了,我爱上豆雪了呜呜呜呜呜呜停一下我没有精子了
该打啥tag啊我新来的不是很懂

七夕(豆雪纯开车)

谢大熊喵🐼:

渣豆出没注意!洗脑预警!


“管他头痛不头痛……”
随着刺耳的锅铲剐蹭声,傅红雪抬手扇了扇浓重的油烟,瞟了一眼在厨房忙的不亦乐乎的系着围裙的绿色身影。
“谢谢侬~”
冯豆子一手抓着锅铲一手在傅红雪面前放下一碟辣子鸡,手指伸进嘴里啜了一口把不小心沾到的辣油舔掉,顺利的看到傅红雪挑了一下眉。


后续在微博,链接在评论,七夕快乐,大家食用愉快(「・ω・)「嘿

求巍巍病弱梗

寄语清风:

我大概是个魔鬼,就想看巍巍吐血 病弱 虐身但不虐心的梗……


只求he,虐身不虐心哦(舍不得巍巍心里难受,只希望他所做所想的一切都值得)

[澜巍]五次沈巍否认自己生病,一次他没有(九)

论如何愉快地弄掉节操:

这两天眼睛长了个麦粒肿有点难受,没怎么好好写文,零零碎碎终于把这章写完了,小可爱们久等了!


本章感谢 @blue 供梗~


--------------------------------------------------------- 



 


 


沈巍只是稍稍调息,平息了体内的能量对冲之后就重新回到公寓。


天快要亮了,透过窗帘的微光给屋子里的家具罩上一层朦胧的轮廓。小区里早起的人们互相打着招呼,各种日常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时光会永远这样平静地流淌下去。


而此刻的地星,暗夜之中人心骚动,谣言四起,已经隐隐可以看到大战在即的苗头。


沈巍私心希望赵云澜能像海星这样永远自洽自娱地快乐下去,可若是到了决战时刻,唇亡齿寒,他知道自己大概无力保赵云澜一世平安。


他能给的,他都会给,只怕即使这样也是不够的。


不知道是不是受功德笔的影响,沈巍最近无法感知到黑能量的波动,这让他更加不安。敌在暗我在明,可能还是要找机会主动去探查一下,他一面想着一面拉开门出去。


几乎是他开门的同时,对面的门就开了。


赵云澜还是顶着半夜睡醒爬起来的一头乱发,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他。


沈巍吓了一跳,他现在身体虚弱,加上刚才过分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感知到赵云澜的动向。


“你……”沈巍犹豫着不知该说什么。


“我一直在等你。”赵云澜却抢过了话头。


沈巍一怔,他看到赵云澜望向他,一双眼睛在这朦胧的微熙晨光中显得异常明亮,仿佛草叶尖端快要掉落的宝石。


赵云澜上前一步,轻轻地抱住他。沈巍感觉赵云澜温暖的气息就这样包围了自己,就像海星的明媚阳光一样,让人不由有些慵懒和脆弱。万年了,这气息竟然丝毫未改。


“我也是。”他喃喃说。


赵云澜闻言放开了他,目光里是直接的质询。


沈巍后退半步,低下了头。


“沈巍,只要你说,我就相信。”


沈巍抬头看他,表情似是欣喜,又像是遗憾。他小幅度地苦笑一声,没有开口。


赵云澜低声咒骂一声,转身回房间穿上鞋子拎了外套又走出来,一言不发就往外走。


沈巍抬头看了他的背影一眼,默默跟了上去。


这是……冷战吗?沈巍扶了扶眼镜,没想到他和赵云澜之间还会有这样的时刻。


他知道赵云澜是关心他才会这样,也能理解赵云澜的生气和不解。


他应该早有准备,却还是有一丝难过。




两人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在特调处接到新案子,一同赶往龙城医院。


“你不该来。”赵云澜开着车,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沈巍没回答,他这会儿正努力对抗坐车带来的新一轮眩晕感。他也明白自己现在来出外勤是有点勉强了,可是刚才赵云澜出发的时候没喊其他人,他又不太放心。


赵云澜偏头看了他一眼。


“我没事。”沈巍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


 


赵云澜觉得自己快要失去耐心了。


他一直等沈巍给他一个答案,可是等来的却是一次次的无声隐瞒。他信任沈巍,沈巍决不会做不利于他的事,但沈巍却在伤害自己。


他恨自己对此竟然无能为力。


他在医院门口停了车,干脆地跳下车去,隔着车厢看沈巍从另一边推门下车,落脚后扶了一下车门才稳住身形。


他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沈巍似乎被他用力关门的巨响镇住了,站在原地望着他,眼神有些迷茫。


赵云澜心一软,没好气地指了指门口:“您先请。”


也许是他心里恨意未消,影响了说话的语气,沈巍似乎并没听出这是一个玩笑,愣了一下便越过他身形笔直地拾级走去。


他跟上去和沈巍前后错开一步进门,听见沈巍轻轻说了句“你别这样”,说话间尾音颤动,脸上带了委屈。


他还委屈上了,赵云澜翻了下眼睛,忍不住回嘴:“我怎么样了?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不会害你,更不会骗你。”沈巍温言软语又打起了太极。


“是,可是你瞒着我,”赵云澜一针见血,“我都说了,只要你说我就相信,可您不还是一言不发吗?”


沈巍转过身止住二人的步伐,看起来脸色更白了一层。赵云澜心里咯噔一下,想到沈巍这人心思重,自己情绪上来说的话,他怕是已经往心里去了,有点后悔一时没忍住和沈巍打嘴仗。


两人四目相对,都是正欲开口,却听到护士站有个女孩子的声音传出来:“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沈巍瞬间就消失在原地,赵云澜连个伸手拦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他有些意外地看到沈巍瞬移过去打飞了针筒,竟然还记得用能量把监控器的记忆抹掉。


学得可够快的。


接着赵云澜就眼睁睁看着沈巍摇晃着退了两步,以背抵墙,合眼稍微弯了腰下去。


沈巍是什么人啊,一身傲骨端正立于世间,冷厉黑袍加身天地崩于前而不改色。能让他弯了腰,是有多难受?


赵云澜也顾不得他们还在冷战,快步上前扶住沈巍,低头就见沈巍抿着唇眉头紧锁,额上一片细密的汗。


“哪里不舒服?”赵云澜拿不准他是因为昨夜的失血还是又在自己没看见的地方受了什么伤,问出口了才觉得自己问也是白问。


果然,沈巍稍稍缓过来一点就站直了身子:“先救人吧。”


赵云澜回头看看依然精神恍惚的小护士,无奈按了呼叫铃。


 


等把小护士送进病房,赵云澜凑到病床前问了几句话,余光看到沈巍竟慢慢在另一张病床上坐了下来,心里又是一颤。


平常他问询的时候沈巍会有分寸地退后一点,但一般都是稍退两步,影子一样笔直站在他身后。这么多次办案,在他的印象里,沈巍从没主动坐下过。


他不知道沈巍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心里明白,沈巍恐怕已经撑不住了。


赵云澜转脸看过去,只见沈巍手指虚握抵在唇上,眼神迷离,脸上血色尽失。


赵云澜再忍不下去,起身拽起他推门就往出走。


“赵云澜,你……”沈巍话没说完突然哽了一下,人也钉在原地不动了。赵云澜刚扭过头,就感觉沈巍腿一软往下倒去。


赵云澜要扶他已来不及,沈巍一口血喷溅到赵云澜的裤子和地板上,红得刺目。


沈巍一手撑地,低头咳嗽了几声,抬手抹去了嘴角的血丝。


他慢慢抬眼,表情仍显得迷茫,目光移到赵云澜沾了血的裤子上,第一反应是伸手聚起能量在上面一扫,扫了一半手一抖转而去捂住胸口,又咳嗽起来。


赵云澜见他吐血,一时又是心惊又是痛悔,没及时反应过来沈巍要做什么。这会儿反应过来沈巍是要清理他身上被溅到的血迹,简直气得要死,蹲下来半抱住沈巍的腰:“什么时候了你还……行了现在别说话,也别用能量,我送你回家。”


“等等……”沈巍仍跪在地上,皱了眉抓住他的裤管,许是疼得实在受不住,他按在胸口的手紧了紧,额头又浮起一层薄汗,竟再说不出半个字。


赵云澜心疼得不行,恨不能自己替他疼:“你说说你,逞强有意思吗?”


他也不等沈巍回答,直接把人打横抱起来:“案子一时半会儿用不着你操心,我先送你回去。”


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放心,我会万事小心的。”


听了他这一句,沈巍才安静下来。


快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沈巍猛然想起什么,又挣扎了几下:“我自己走。”


赵云澜没理会,一路把人抱到车前塞了进去。


医院门前被扶着入院出院的病人不少,他俩这样挤在人群里倒也不算太打眼。可尽管只有寥寥几人侧目,沈巍的脸还是红了。


“我……”


“你省点劲儿别说话了,休息一会儿。”赵云澜心忧如焚,说出口的话已带了几分命令的口吻。


沈巍果然乖乖不吭声了。


回到公寓以后赵云澜看着沈巍窝到床上,倒了杯水让他喝了,又拿热毛巾帮他擦净了手指,伸手摸了摸他湿冷的额头:“这次没发烧。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为了救我受伤了?”


沈巍垂着眼摇摇头。


房间里的空气安静了几秒。


“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了,”赵云澜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可是你也别逼自己,行吗?什么时候你想说了,我在这儿等着。”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沈巍一颗眼泪啪地砸在床上。


他发脾气的时候沈巍没有掉泪,受伤的时候、眼睛看不见的时候,沈巍也从没有在他面前掉过泪。


现在他只不过说了两句软话,居然把人说哭了。


赵云澜觉得自己心碎得一塌糊涂,眼眶都酸了,不知道该帮忙擦眼泪还是要搂过来拍一拍后背。


然而沈巍的脆弱仿佛转瞬间的昙花一现。在赵云澜手足无措的时候,沈巍已经自顾自收拾好了表情,再抬起头来又是纯良平静的一张脸:“你自己去调查小心点,别和人动武,等我过来。”


赵云澜松了口气,又隐隐有点空落:“行,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放心吧,如果有事儿我让特调处都来医院增援,用不着您大驾。”


“哎!”见赵云澜准备要走,沈巍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赵云澜怕沈巍哪里不舒服,赶紧回到床前。


“你去……换个衣服。”沈巍指了指赵云澜的裤子。


“嗐,”赵云澜没想到一点血迹沈巍会这么在意,“知道啦,大人您顾好自己吧。”


沈巍点点头,嘴角抿出一抹微笑。


“我不会有事的。”


至少在一切结束之前。


沈巍侧耳听着赵云澜渐渐远去的脚步声,眼角流转出一抹决绝与眷恋。




-----------------------------------------------------


今天沈教授吐血了吗?……捂脸

【知乎体】男朋友和自己性格差太多是怎样的体验

狐禮:

【澜巍预警】


又名:赵处的一万种炫妻。


实在不会放链接,沈巍视角烦请戳主页。靴靴~


 


 


 


 


 


 


                                                  7777人赞同


                                                  1314条评论     


  


 


        答主:龙城第一帅


      


     没人邀请我,那我就厚着脸皮也来答一波。主要是这个问题我媳妇儿写过了,我看完之后感动得不行。一时手痒也就想写了。媳妇儿我爱你!!!!!!!!@免贵姓沈  (我一定要把我媳妇写的那篇答案登上龙城早晚报,登在首页最显眼的地方,连登一星期)


     我是没觉得我和媳妇性格哪里差太多,我们两个天造地设心有灵犀天作之合佳偶天成金玉良缘……咳,跑题了。


     我爱人是个老师,大学教授特别有文化,讲道理一般讲不过他那种。我是个粗人,在他面前就老吃瘪。自己选的媳妇儿,咋办,跪着也要宠完。


     在一起六年了,除了越来越爱他,我没别的话了。


     说起和他的初识……


     一见如故。


 


     我去他们学校办公,在楼下看见一双水灵水灵的大眼睛,睫毛又厚又浓密,上下那么一眨巴。诶哟我去,三魂瞬间去了七魄,我连魂儿都没有了。


     好看。


     贼好看了。


     我当时脑子里就这么个念头。


     我的个妈啊,被这么双眼睛盯着,我感觉我前半辈子都白活了。他一看我,我什么都想交代了。要是往上捯几个年头那我肯定是个叛徒,什么秘密啊情报啊工作啊我全招,他在哪我在哪,我肯定第一个被策反。我在他面前压根就藏不住话,包括现在,他多看我一眼我把我鞋底子里藏的零花钱都上交了。


     我承认我一开始是见色起意图谋不轨,但是等自己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已经在他的眼睛里陷得很深了。


     我夫人是那种面皮很薄的人,特别容易害羞。刚开始碰到个手指尖都脸红到了脖子,一起泡个温泉就叫有辱斯文,难啊,难死了,头一回追心上人这么难的,我曾一度怀疑是不是我这龙城第一帅脸不管用了,但是美人嘛,总是值得等待的。


     有一件事记得很清楚,我胃里一直有毛病,那天和同事刚结束了个酒局,散场没多久胃痛如刀绞。实在站不住脚我想在路边蹲下歇会减少一下受害面积,结果一双大长腿停我面前,我顺着大长腿抬头往上看,艾玛!美人儿!我瞬间就机灵了。


     不不不,我实在是疼的晕晕乎乎,我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才知道美人把我扛回家照顾了我一夜,还给我煲了粥。我捧着粥碗环顾一圈我那原先跟狗窝一样的家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地板都反着光。


    贤惠。

    真贤惠。


    又贤惠又漂亮还会煲粥做饭。这个人我要定了。


    脑子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心里却一直盘算着如何把他拐到我办公室去做顾问,这样天天上班下班都能看到他真是爽死了。于是我就真的这么干了。


   那年他去西北教研做考察我们去办案,半途中遇到套出话来目的地是一个地方。我一路上那个乐不可支,老天帮我两次我不加把劲能行吗。住宿的那天夜里发生了地震,我第一反应去拉身边的他结果发现他的眼睛当时也在找我,我们躲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小角落里等着地震过去。我当时脑子里只想先护着他,贴近他心口的时候我听见了他蓬勃又激烈的心跳。像打鼓。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对我不是没有感觉。(虽然这事儿后来他非要说是地方狭小呼吸困难,但这对于如今躺在我身边念书的样子来看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回来后我就在他学校附近买了房子,装修个七七八八卡里是连过年的钱都没了。我把这事告诉他,他先是脸红然后骂我乱花钱。那天夕阳特别好,于是我们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后的日子特别平淡。没什么轰轰烈烈,也没什么大起大落,至于吵架……之前说了,我老婆性格好,文化人,温柔又贤惠那种,一般都是跟人讲道理,从来没有脸红脖子粗的跟人争过什么。要真说吵,就是媳妇儿说的那一回,也不能真的说是吵,是我单方面的和他大吼大叫。那天是真的气急了,我从来没想过他会因为我去伤害自己的身体,看见他脚边掉落的尖刀,嘿我这个暴脾气。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也不跟我吵,只说“值得。”


     值得什么啊值得。


     我这么混账又混蛋的人。哪值得那么好的他以血给我做药引子啊。


     我朝他吼完摔门而去。摔完门我就后悔了,他那么心软又细腻的人,我摔门声音那么大有没有吓着他。


     后来当然是和好了。我先哄的他。一直到现在也再没有吵过架了也知道凡事不能瞒着,彼此商量着做事。毕竟大道理我说不过他,也不敢轻易惹他生气,自己选的媳妇儿,跪着认错儿呗。


     虽然说媳妇跟我性格上相差很多,但在我眼里的那点不同就是我夫人的一千个好一万个好,那些性格上无伤大雅的小缺陷都成了我跟老婆之间最最互补的地方。


     温柔贤惠善解人意,体贴善良持家能干,贤良淑德做饭好吃,逼逼这么多反正就是,我老婆特别好,我非常喜欢他。


     我龙城第一帅,爱死他了。@免贵姓沈

   


 


-------------------------------------------------


    后来补充:


    怎么有人说我跑题了吗我说是炫妻狂魔???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从小语文不及格没办法。


    小姑娘们别急着羡慕,因为你们的男朋友还在找你的路上。虽然可能有点慢有点晚,时间可能也会很长,但他们一定会找到你的。


    你们也应该都看出来了,我俩都是男的,也别一个劲的跑他帖子下叫姐姐了。叫嫂子还是可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媳妇老婆夫人都是我在家随口就来的,他不介意我也就这么叫了。最近有环游世界的计划,顺便就在国外领证了。


    先谢过各位的祝福,我会一天比一天更爱他。


     还有我说过我们的初见是一见如故,但其实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就已经……一见钟情了。


 


 


 


 


 


 


 


 


 


Fin

我有个提议

陌悠悠:

我有个提议,真的,我是很严肃的,请大家考虑一下。
以后如果有遇到哪一方的毒唯,请大家一定不要喷不要骂,不要驱赶。要温柔的附和他们,尊称他们老师/仙女/锦鲤。


大家没发现吗?


他们说居老师明显想解除捆绑,居老师就笑意盈盈的各种小白老白,拿到棒棒糖直接大笑着吃了。


他们说居老师讨厌白宇,居老师就“外憨内秀”“我信任他”“反正我们以后也一直会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们说白宇故意给居老师加高冷人设,居老师就小论文里明确写“遇到很多陌生的事情,幸亏有兄弟在身边,不会手足无措”。


他们说两人不想再提这部作品,俩人就各种疯狂感谢镇魂女孩,还给镇魂女鬼提升神格,还下班专门赶去看镇魂女孩出道大屏幕,俩人工作室就在剧播完这么久还换上镇魂剧照背景。


他们疯狂对骂的小论文刚写出来,俩人就继续微博互动,还给对方录宣传视频,还特意明确交代是“支持白宇”。
他们说居老师心里烦表情包只是不说,居老师就化妆间还努力搜集表情包准备下一轮大战,微博评论必回白宇表情包,收到毛猴表情包少了还跟采访媒体委屈巴巴的提出来。


他们说白宇蹭居老师热度,双人推广最后都变成单人代言。第二天白宇的肯德基推广就发了……


无数次了,真的,太灵了!只要有脑残粉跳哒起来了,这俩人就跟叛逆少年一样,一定要马上硬怼硬刚一波!太灵了!


所以啊,对毒唯们好一点,真的,比菩萨都灵!


在这里我也说明吧,我内心里真的不觉得俩人是爱情,但我认为俩人之间有真情!


很简单,他们俩是智商正常三观正常的,这样的人他们遇到了一个专业上值得信任、性格上彼此契合、人很好总是愿意对周围人善意、又一起努力迎来了人生中的重大转折的人,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不没有感情呢?!


我就问那些脑残粉,你们作为正常人带入进去想一想啊!我不知道你们有啥不高兴的?如果我粉其中一个人,我必然会希望他跟所有优秀又善良的人有好的关系,希望他跟所有合作伙伴都相处快乐,希望他能通过一个好人而认识他的所有好人朋友,希望他的优秀作品被人们长长久久的记得和提起!这不是正常的吗?


至于是不是爱情有什么区别?人类之间的感情就是感情,是一类东西,只不过如果有血缘,我们叫亲情,有爱欲,我们叫爱情,本质不都是一样的吗?


我萌他们俩个人,说白了,就是萌两个很好的人之间存在很真挚的感情,就是这样!

插线板上种朵花:

p1是安兹大人和铃木吾先生
双倍的快乐(痴汉笑)
p2是和@午时葵 徳徳第一次一起茶时极其粗糙的产物,原谅我懒不想上色ヽ(‘ー`)ノ
悄咪咪:和徳徳茶超开心!

算计(论沈大美人为什么跪在雨里)

格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甜到不想说话


于以玄月:










  • 粮太少了不得不自己产




  • 时间节点是原著结尾,赵云澜等沈巍醒了就离家出走之后。




  • 脑洞来源是番外一以及沈美人跪在雨里那幕。







 




 




 




 




是特别调查处复工的第一天。然而现在对特调处来说,已经没什么算得上是大案子了。毕竟有昆仑君坐镇,镇魂灯长燃,妖魔鬼怪还能作出多大的乱子来?




窗外乌云蔽日。




原本趴在窗台上的黑猫前爪一蹬跳了下来化成了人形,打了一声响亮的喷嚏。“我说这大中午的,天黑成这样,是要下雨啊?”




祝红正用锉刀挫她的美甲呢,有一搭无一搭的回道,“下雨了正好,反正我这有伞。”




大庆往沙发上一瘫,“我这不是没带吗?”




正说着话,门口传来老李客客气气的声音,“大人,您来了。”




众人侧目,沈巍走进屋子里,手里拎着个饭盒。




斩魂使迷弟楚恕之“腾的”一下站起来了,“大人。”




沈巍朝他点了点头,过来把手里的食盒放在了桌上,“你们赵处胃不好,麻烦大家一会务必把这饭送到他手上。”语毕转身就要走。




“大人!”大庆站起来了,对上沈巍回过头来质询的目光。“赵处就在里面呢,您不进去吗...”




“不了,”沈巍朝着赵云澜办公室的方向远远的望了一眼,“他不想看见我的。”




话说完就走了,大庆的“诶”字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大庆看着桌上那盒饭,犯了难。“那个谁,红姐,你把饭给赵处送进去吧。”




“我可不去,”祝红靠着椅背,“老赵这些天都像吃了枪药似的,就你自己不想往他枪口上撞啊?”




“你不一样啊,你可是被赵处亲自发了好人卡的,..”




祝红直接把手里的锉刀朝着大庆扔了过去,被黑猫灵巧的躲开了。




赵云澜办公室的门响了一下,人大步的走出来,“大庆,去食堂给我打份饭!”




“哎赵处!饭在这呢!”大庆忙指桌子。




赵云澜嘴角动了一下,“今天这么积极?还知道提前给领导打饭?”人走过去,刚把外面那层塑料袋剥了,脸色一下就沉了。




屋子里的人都紧张兮兮的盯着他。




“小郭啊,你现在还长身体呢,过来把饭吃了吧。”赵云澜看了一眼正在角落里拿着个扫帚满屋子扫灰的郭长城。




“啊...?”这可把实诚人郭长城吓了一跳,“那是沈教授特意...”




“我让你吃了!”赵云澜的声音骤然提高八度,吓得郭长城抖了一下。然后他大步流星的直接从屋里出去了。




“怕不是更年期了...”楚恕之摇了摇头。




“他们俩这冷战要到什么时候啊...”汪徵弱弱的搭了个腔。




大庆过去把饭盒拿出来了,“我也饿啊,老赵不吃我吃。”




“副处!那可是斩魂使大人专门给赵处做的...”郭长城连忙阻止他。




大庆把保温盖子拧开了。斩魂使做的?他可是赵云澜的猫,他就不信斩魂使能找他麻烦。然而他的动作还是在看到里面东西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




那蛋包饭上用番茄酱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在沈巍连着一周过来送饭赵云澜持续的看都不看一眼之后,大庆终于忍不住了。在沈巍又一次放下饭准备走的时候叫住了他。




“大人,您自己把饭送进去吧。我实话跟您说,之前您送来的饭老赵都没吃...”




沈巍的嘴唇动了动,“我猜到了。”然而还是全身笼罩着难掩的失落。




“你们这一直连个面都不见也不是个事啊,还是应该把话说开了...”




说开吗?沈巍又看向赵云澜办公室的方向。自己被冰锥刺伤那天,赵云澜就一字一句的跟他说,如果再有一次,就跟他翻脸。可自己还是这样一意孤行了。他这样一边想着,一边就去敲响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




赵云澜自然以为是大庆,很平缓的一句,“怎么了?”




沈巍活了这一万年来,身上总是披着斩魂使的那层冰寒疏离的壳子。可是面对赵云澜的时候,他却紧张的都不知道手脚要摆在哪好。他眨了眨眼,小声开口,“云澜...”




赵云澜从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里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大人有什么事吗?”




“云澜,我...”沈巍一向是不善言辞的,被赵云澜这么一看,更是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麻烦您先出去,如果想起来什么事了请出门右拐找档案科汪徵,她会受理。”一句话说的行云流水,就是很不赵云澜。




“我错了。”沈巍急了,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之前想好的解释也都没用上,最后只剩下这三个字。




“斩魂使大人这样我可受不起。”赵云澜没再抬头,“怕折寿。”




“对不起...我当时...”




赵云澜截口打断他,第二次抬起头来看他。




“出去。”




 




 




 




 




沈巍的眼眶瞬间红了一圈。




赵云澜平时一向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性子,说话也没个正经。对他,更是连重话都没说过几句。沈巍看着赵云澜又低下头看那本卷宗,识趣的退出去给他关上了门。




大概是他现在身上的寒气太重了,沈巍走出来这一路,特调处没一个人敢上来搭一句话。刚才都还各自瘫在位子上的人都面对电脑奋笔疾书目不别视起来。远处的郭长城甚至冻得打了个冷战。




沈巍走出特调处的屋子,在门口的院子里停下,转过身对着正前方赵云澜那办公室,直直的跪了下去。




特调处的院子里铺的都是青石板,沈巍这一跪,“咚”的一声听着都疼。把门口收发室的老李吓了一跳。




特调处里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大家突然不约而同的都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跑路。




废话,斩魂使这一跪,里面的昆仑君受得起,他们可受不起。




赵云澜直接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才几点?到下班的点了吗?都想早退吗?都坐下干活!”




没一个人坐下,斩魂使的大迷弟楚恕之甚至打算自己也跪下算了。




赵云澜看了门外一眼,叹了口气。一路径直走到沈巍面前,“你干什么呢?不嫌丢人吗?赶紧起来!”




沈巍低着头,一声不吭。




“起来!听见没有?”赵云澜伸手拉了他一下。




“我知道错了...”沈巍低垂着眼。




赵云澜气得冷哼了一声,偏过头。




沈巍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握他的手,被赵云澜一把甩开了。“你是不是觉得你每次算计我之后,只要装个可怜我就都会原谅你?”




沈巍抬起头,费力的看着他,眼底升起一层水雾。“昆仑...”




“你别叫我。”赵云澜不看他。




沈巍缓缓抬起手,朝赵云澜胳膊上晃了一下。赵云澜的镇魂鞭瞬间绕着他的胳膊显了出来,被他一把按住了。“你干什么?”




“你打我...”沈巍的声音支离破碎的,“别生我的气。”




“还用镇魂鞭,大人您对自己真下得去手。”赵云澜的手腕动了一下,鞭子便缩了回去。“可惜我不舍得。”




沈巍张了张嘴,眼睛里蓄着的水就快留下来了。半天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重复,“我知道错了...”




赵云澜转身进了特调处。




大庆在门口最近的地方,大气都不敢出的凑过来,“主...主子...”




这只肥猫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赵云澜停下来看了他一眼。“你用不着这样,我的火不会冲你发。去把门关上。”又大声的喊了一句,“他愿意跪就让他跪!”然后回了他的办公室,门摔得外面马路上都能听见。




大庆战战兢兢的过去,把沈巍正对着的那道门关上了。




 




 




 




 




天黑了,祝红看了一眼窗外,这些天日日下雨。正想着,黑云里突然一道闪电打下来。不过几分钟的光景,窗外已是倾盆大雨。




郭长城咽了咽吐沫,小声的开口,“沈教授还在外面呢...”




楚恕之直接把挂在一边的伞抓起来出去了。




沈巍的身上已经都被淋湿了,额头上本来固定在两侧的碎发也都被雨水打湿散落了下来,长一些的都粘在了镜片上。楚恕之直接把伞撑开给他打上,自己也跪在沈巍面前。“大人,很晚了...”




沈巍动都没动,“你进去吧,伞也收走。”




“大人!”




“我的话,你不听?”沈巍的嘴唇都白的快没有血色了。




楚恕之忍无可忍,直接走屋大步过去一把拉开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赵处,外面下大雨了!”




赵云澜正靠在沙发上看着窗户。“我知道。”




“大人他跪一下午了!”




赵云澜还是靠在那沙发背上,“你觉得,你都心疼他,我会不心疼?”




“那怎么...”




“我要他记住。”赵云澜转过身子,把桌上的水拿起来。“我要他好好记住,记牢了。我自己又不舍得打他,我也没办法。”




楚恕之的脸色发青,“他也是为了你好才消除你的记忆的。”




“是,为了我好。然后自己永远的归入混沌里,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再记得他。”赵云澜把手里的杯子摔了出去。“他对自己永远这么狠!”




楚恕之没出声了。




良久,赵云澜站了起来,走出去了。




 




 




 




 




他推开特调处的门,刚打算走出屋檐,沈巍便着急的抬起头来。




“你别出来,下着雨呢。”




赵云澜停住了,就站在那看着他。他的斩魂使,一刀下去,天地人神皆可杀。现在却褪去了一身的凛冽,就在雨里跪着,说不出的委屈可怜。




沈巍受不住他的目光,垂下了眼睛。




“你记不记得,当日你受冰锥穿心之苦,我说过什么。”




“你说,再有一次,就跟我翻脸...”沈巍当然记得,那一瞬间他仿佛觉得这句话刻在了他的胸口上。




“我说的话,都不会食言。”




“是...”




“可是你又算计了我,算计了自己,一次又一次。所以,”赵云澜停顿了一下,“你这回听好了,我只说一遍,你给我牢牢记住。”




沈巍抬头,透过被雨水打的模糊的镜片看着他。




“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一次,我就不要你了。”




一字一句,字字锥心。




沈巍像是被定在了那,半天一动都没动。他有生以来睥睨天下,永远只会因为赵云澜一个人的话心生恐惧到浑身发起抖来。




“说一遍。”赵云澜蹲下来,平视着他。




“不会再有下次了。”沈巍轻轻的呢喃道,“我保证。”




赵云澜深深的叹了口气,张开胳膊。




“过来吧。”




 




 




 




 




就像当日在黄泉路口的时候,他冲他伸出手,缓缓的说,“过来吧。”




沈巍缓缓站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赵云澜温柔的笑了一下,然后朝他走过去。赵云澜伸手抱他,他轻轻躲了一下。




“我身上都是水,别弄湿了你衣服。”




“衣服湿了怕什么,别委屈了我宝贝儿。”赵云澜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眼前这个人又变回了平时沈巍熟悉的,吊儿郎当的样子。他一把把他揽入怀里。




 




 




 




 




“都愣着干什么呢?给我老婆拿毛巾啊!”赵云澜一嗓子过去,像是喊醒了整个特调处。




沈巍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耳朵又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在赵云澜面前,他永远不像是活了万年的九幽阴冥处最深的那一抹煞气,永远都只会因为赵云澜的一句话而红了脸颊。他慌忙进了赵云澜办公室。




办公室的地上还都是刚才赵云澜摔碎的杯子的碎片。赵云澜去帮他倒热茶了,刚端着茶杯进来,就看见沈巍正蹲在那伸手去捡那些碎片。




“不用你收拾!”赵云澜放下茶,一把把人拉起来。




沈巍的手指尖果然是被划破了一块,正殷殷的冒着血。




“我可以用自愈之力。”




“不许用!就该给你疼着。”赵云澜忍不住伸手指他,“你说说你这个人,,,”




沈巍抬起头来看他,眼底仿佛是盛满了漫天的星辰。




赵云澜突然多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完了,他想,他昆仑君这一辈子都会被眼前的这个人吃的死死的了。




不过,也值了。




 




 




 




 




 




End.




脑洞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