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脸❤

❤沉迷磕蛋哈❤炒鸡爱colin❤

昙花 (旬斗·段龙衍生·信长/三郎X光源氏)

还想看后续,这对拉郎好甜啊,哭出声

于田大叔:

#LO主为了吃糖已发疯系列


#这三个!就是“罪魁祸首”!大家记好av号投硬币、寄刀片啊!(不过大家应该都已经看过了吧……)


#-av2126452 @本初


#-av2162554 @younghee阿靖


#-av2190908 @苦逼琪


#被虐了个七荤八素之后,决定给自己发糖。。。T^T


#强开脑洞,全是私设,肯定OOC。。。可能大概也许。。。不会再有了。。。


#谢谢!


T____________T




“这一切,真的像梦一样啊!”




望着庭院里秋风中瑟瑟的红叶,三郎揣着手感叹。




“是啊。今岁的红枫养的格外好。这满园的秋光,的确美得像梦境一般。”




三郎闻声回头,见源氏坐在自己身后,斜倚在案前,一派慵懒悠哉的形容。他见三郎望着自己,便对他一展璀璨的笑颜。他那样的绝世的面容,在这秋日里,却像春光一般明媚。




我的人生,真的像梦一样啊。




三郎望着源氏,傻笑着想。




---------------------------------------------------------------




想当初,三郎在战国被斩首,一睁眼,却在这庭院中醒来。那时,他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源氏。当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时,三郎的心中,不只五味陈杂,简直是千百般的味道混杂在一起。




到底是为什么,他会穿越到着虚幻的书中来啊!上次穿越回战国年间就算了,倒也阴差阳错做了一回名士。可是这一次,竟然是在杜撰的故事里,而且看这世代样子,怕是比战国时代还要早几百年。




不知不觉,三郎便混混沌沌地在这里度过了许久。而那个在自己永远不会去读的书中,被描述的如同天人一般的男孩子,不知为何,却始终袒护着自己。他曾一派天真的对三郎说,他是在冠礼的前夕降临在自己的面前,想必是上天送给自己成人的礼物。三郎本来很对这个古今闻名的花花公子嗤之以鼻,但是心想在这陌生的世界里,有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当靠山,也是好事,便在源氏的身边留下来,成为了他贴身的家臣。




三郎原本想,或许自己再死一次,便可以穿越回现实中去。但是一想到自己诸多传奇的经历,他又怕要是再穿越,很可能会穿越成为动漫人物也说不定。于是,他几次想要放手试一试,却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后来,许是他自己不小心,那辛辛苦苦讨来的毒药被源氏发现了。当夜,源氏拉着三郎的手,言辞恳切道:“我知道你来到这世上时,孤零零的一人,想必是很苦的吧。可是,还有我在这里与你为伴。我也是孤零零的一个,在这偌大的世上无依无靠。你可否留下来,长久的陪在我身边呢?”




想是月色皓洁,衬托着源氏眼中噙着的泪水也分外晶莹。三郎望着他,原本想要说的话全都忘记了,手又被那人紧紧攥着,他也不敢多动一动,只得用力的点了点头。




相处久了,三郎便觉得源氏稀奇。他虽然不曾读过那本书,可是光华公子源氏俘获无数少女的事迹,他却是有所耳闻。可如今他身边的这个源氏,却怕是一个呆子。他竟然相信自己来自于未来,成日里拉着自己讲故事。而且,源氏又整日和自己厮混在一起,也不见他去沾惹什么少女人妇。那他风流成癖的名声,到底是如何来的呢?




如五雷轰顶一般地,三郎意识到,怕是自己改变了作者原本的故事。可如今这个境地,他经历了那么多传奇的事与人,什么改变不改变的,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三郎只觉得,能救那么多女子免受相思之苦,倒也是一件功德吧。




这一夜,源氏又睡不着觉了,吵着让三郎为他讲讲自己在现世的故事。躺在一边的三郎原本睡意已深,被源氏惹得迷迷糊糊的,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谁知源氏却不罢休,一会儿拉拉他的衣角,一会儿扯扯他的头发。三郎被扰得恼起来,一翻身将源氏制住。源氏被压制着,却似起了玩性,扭动着挣扎起来。不会儿两人便扭作了一团,大笑不止。




这一番玩闹,却惊起了外面侍候的侍女。




“公子,怎么了?”




源氏平复气息,忍笑答道:“并未怎的。方才我在睡眠中着了梦魇,多亏有三郎叫我起来。”




“是。那妾身退下了。”




听见侍女的衣袂窸簌声渐息,两人也渐渐平静下来。四目相视,才发现自己正处于如何窘迫的境地。




三郎坐起身,拢好了衣襟,正欲悻悻地又睡,一抬眼却见源氏仍然满目期冀的注视着自己。他叹了口气,仰面躺下将头枕在双手上,无奈地问:”说吧,你想听什么?”




“我也不知,只是想听些新奇的故事罢了。三郎在成为信长之前,身处之地可有什么惊世骇俗之事吗?”




三郎想了许久,却什么也想不出。从前的自己,如今看来仿佛已经是一个陌生的人了。那时的许多事,他也大多都记不得。况且自己最初也只不过是个吊儿郎当的高中生,哪有什么惊世骇俗的见闻。也就是曾经跟着老妈看过的晚间连续剧,可能还有些算得上惊奇。




“三郎?”




三郎搔了搔脖子,转过身来面对着源氏,煞有介事地讲起来。




“从前,有两个没有爹娘的男孩子。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孤······大院子里。院子里有一个像母亲一样和蔼的女子悉心照顾着他们。可是忽然有一天,那个女子被人杀死了,两个孩子亲眼目睹了一切。原本两个孩子提供了凶手的线索,可凶手却始终没有抓住。后来,两个孩子分别被不同的人家收养。又过了许多年,他们一个变成了警察,一个成了黑帮老大·······




“三郎,什么是警察?什么是黑帮?”




“嗯,警察就是官府里负责抓坏人的人吧。黑帮嘛,就是坏人,强盗、土匪之类的,但是穿的好些,没那么丑就是了。”




“噢,那他们就是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啊。”




“嗯,是啊。可是,后来两人又相遇了。他们知道从前杀死那个女子的凶手是被人包庇才没有抓住,于是两人决心一同复仇·····




“喂,混蛋,是你要我讲的,你可不要自己睡着了呀!”




“不……我……我还在听……三郎你接着讲……”




三郎翻来覆去地讲了很久,正讲在兴头上,一转身却见源氏不知何时竟然睡着了。他俯卧在一旁,蜷缩在一处,如同猫咪一般温软和顺。三郎本想一掌将他拍醒,却眼见他的样子下不去手,再一看,又发现源氏还拉着自己的衣角。三郎气馁的躺倒,拉起被子裹紧了源氏,望着他过了许久,也才渐渐地入睡了。




第二日入夜,源氏又扯着三郎让他接着讲。三郎被他缠的没法,只得接着昨夜的故事讲下去。




原本只有十集的电视剧,也并没有多长。再加上过去了这么久,除了一些最关键的情节,许多细节他也都记不清了。所以没讲多久,也就全都讲完了。




“最终,警察带着已经死去的黑帮老大,回到他们孩童时同住的大院子里,坐在那人的身边,自尽了结了。”




三郎讲完,端起温凉的茶水润了润嗓子。他一抬头,却见源氏垂目沉吟不语,面容凄凄。三郎以为这故事太过绝望痛苦,把他吓着了。这个时代的人,夜半风大些便会以为是恶鬼作祟。这样生死诀别打打杀杀的故事,想必也能惹得源氏伤心惊惧。要是再生出病来,可就糟了。




三郎想要大笑着劝解说这些都是假的,是演出来的。现实生活中的两个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各自生活幸福圆满,事业蒸蒸日上。




“这两人,该是对彼此有着刻骨铭心的恋慕之情吧!”源氏忽然叹息着感慨道。




“啊?”三郎呆住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道:“这两个人,再怎么说,也只能算是男人间伟大的友谊吧。”




源氏摇摇头,望着帘外的月色出神道:“若是你不在人世,我也绝不苟活在世上——如此这般坚决的心意,若非对那人没有如金子般珍贵的爱意,怕是断然不会如此的。早前,我也曾听闻父皇在母亲去世时流露出相随之意。最终,也因为尘世负累繁重,却也无法如此吧。”




三郎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只得讪讪打趣道:“那些事,都是别人的。与我们无关。我觉得,还是长长久久的活着比较好吧。”




“可即使能够长生,如若唯一的心愿都无法实现,这般的人生又有什么价值呢?”源氏起身先开竹帘,走到过廊里,拂袖长叹道。




“那,你的唯一的心愿是什么呢?”三郎望着源氏的身影问。




源氏低头思忖半晌,终于回过头来,笑着望向三郎道:“若是能有幸经历三郎所述这样如昙花般绚丽夺目的爱情,即便短暂夭折而不得善果,也可死而无憾了吧。”




第二日,头中将携着几个在宫中与源氏相熟的友人,到二条院来看望源氏。三郎一整天都在为这几位公子哥忙前忙后,一刻也不能得闲。




日落时分,终于送走了醉醺醺的几人,三郎才好容易闲下来。他回到中庭,见源氏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板桥上,不知在想什么。他唤了源氏一声,正要走过去,只见源氏抬头看见了自己,却慌张起来,转身逃走了。




三郎百思不得其解,终究也只好放下不提。他想或许是头中将那伙人说了什么话令源氏心神不宁,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在意,便想着晚些时候再去一问究竟。




初秋时节的热可与仲夏相匹敌,白日聚攒的热气,入夜也不能消解。只有时时不断地微风,能够将这粘人的闷热稍稍驱散。三郎坐在过廊里,漫不经心的扇着扇子。源氏坐在他身后的寝室中,似乎正专心致志的批阅书卷,不发一语。




不多时,夜色深了,庭中渐渐地闪起了星星点点的萤火。




“这个时节,还能见到萤火虫啊。”三郎觉得新奇,回头唤源氏道,“你看!”




源氏那时正望着三郎的背影出神,三郎回头正与他的目光撞上。手足无措中,手里的书卷也掉落了,他只得猛地点头道:“是啊是啊。”




三郎见他如此,想起他先前见到自己的形容,心中觉得懊恼。他起身掀起帘子,走到源氏面前盘腿坐下,郑重的问道:“源,你到底怎么了?”




“三郎,你不会厌弃我吧?”源氏低垂着头,小心翼翼般问道。




“哈?”




忽然,源氏抬起头来,紧紧望着三郎的双眼,恳切的说:“三郎,昨夜里我所说的话,你万万不要放在心上。”




“哈?”




“我并不想要昙花般的爱情。”源氏说着,倾身向前,与三郎越挨越近,“我今日思量过后,更觉得自己无知而不自足。相比那样短暂而悔恨终生的感情,我更想与三郎,长长久久、永远的在一起!”




“哈?”




“难道,你真的已经厌弃我了吗……”源氏说着,神色渐渐变得凄苦起来,慢慢的往后缩了回去。




源氏的神情,如同雷鸣一般将三郎惊醒。他脑海之中一片空白,身体便自作主张。他将源氏一把拉回来,直跌进了自己的怀中。他紧紧的盯着源氏,心中一个念头闪过,目光瞬时由茫然变得决绝而坚定,仿佛是下定了余下一生决心。




这初次的吻,生涩而郑重,如蝉翼般轻,却又似乎用尽了一生的气力。




“今后,永远的在一起吧。”




————完————




#啊~~~终于发疯完毕~~~好开心啊,有糖吃~~~T^T


#嗯……要打脸了……因为写的时候又想到了一个抽风的脑洞……所以可能还有一发……看情况吧,可能会写……但是吧……嗯……


#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谢谢米娜桑耐心的看到这里~~么么哒~~


#(LO主真的已经疯了……)



评论(2)

热度(24)

  1. 日常吸脸❤于田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还想看后续,这对拉郎好甜啊,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