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广寒

云上看景 我看你

【周喻】恋爱十题

噩梦先生_:

1 牵手




  周泽楷和喻文州在一起的事其实知道的人不多。


  他俩本来就很低调,又是这种事情,当然不会公开。


  黄少天早就知道,但话唠毕竟不是多嘴,什么事该说什么事该烂在肚子里他还是知道的。


  所以,在其他人眼中这两个人只是突然关系变好了。喻文州说这是在进行队长间的交流的同时开导周泽楷让他多和别人接触。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看周泽楷和轮回队员间的交流的确有增多,也就没人说什么。


  对此,江波涛只是笑着说这样挺好。


  低调归低调,两人毕竟是恋人,还是会经常呆在一起的。


  尽管最初有些许不适,到后来也就适应了,那些小动作也变得自然很多——不过还是会脸红。


  每次喻文州看到的时候都会揉揉周泽楷的头发,笑得温柔。


  而这时候周泽楷就会拉下对方的手握紧,一边叫着前辈一边按摩喻文州的手指。


  像大多数职业选手一样,喻文州的手很好看。


  周泽楷最喜欢的事就是帮他做手操。


  其实只是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又不想一直这么僵着,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


  甚至在两人拉着手的时候也是。


  一边看着某个地方,一边揉着喻文州的指关节。


  喻文州倒是不介意,有的时候也会帮周泽楷做一做,这样少见的主动,可以让周泽楷开心很久。




2 亲吻某处




  虽然平时的小动作中,发起方都是周泽楷,但亲吻是例外,每次都会纠结半天,然后放弃。


  喻文州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他不说,每次看到周泽楷耷拉着脑袋就会笑着撩起他的头发亲吻他的额头。


  然后在周泽楷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同时,继续手中的事。


  这种事,不锻炼不行,没得商量。




3 吃冰激凌




  “…恩……”


  “怎么了小周?”


  “前辈……嘴角…冰激凌……”


  “恩?哦,沾到了啊——小周?怎么一直盯着我?”




4 换穿对方的衣服




  偶然有一次,喻文州和周泽楷吃完去结账,当时还是饭点儿,人很多,尽管小心的避让,还是被服务员把一杯鲜榨果汁洒到了外套上,而罪魁祸首是在饭店追跑打闹的熊孩子。


  喻文州没有计较什么,拿到卫生间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搭在了手臂上。


  天气已经不暖和了,加上下雨,只穿一件还是有些凉的,周泽楷想了想,把自己的外套拿给了喻文州并看着他穿上。


  两人身高接近,3厘米而已看不出什么,但或许是因为身材偏瘦的关系,周泽楷的外套他穿着总觉得微妙的有点儿大?




5 叫对方起床




  夏休期的时候周泽楷过来旅游,接待他的当然是喻文州,本来定好了中午周泽楷过来放行李之后下午去玩,但航班延误下午才到,只能随便转转然后去吃晚饭。


  看着周泽楷有些疲惫,喻文州早早的让他去客房休息并告知明天八点叫他起床,自己又整理一下明天的行程才去睡的。


  第二天到点儿了喻文州过去敲客房的门,听到里面隐约有动静,但等了一会儿没见到人,又敲了敲还是没反应,猜到周泽楷应该没睡醒,喻文州叹了口气,声音不大不小地说:“不起吗?那我自己去吃早餐了,一会儿给你带一份回来。”


  里面静了两秒发出声响,然后就听周泽楷一边在屋子里走动一边回:“……我起了……!”




6 搂抱




  晚上PK了一局后喻文州打开了电视。


  今天晚上有好电影——在前两天看到预告后,喻文州决定到时间看一下。


  是部冒险类的片子,故事很有意思,同时感情线上也做的不错,其中一位主角为了让另一位活下来而自动离队最终死亡的时候也的确很让人难过。


  周泽楷本来是微微靠着喻文州的肩膀的,在看到这儿的时候忍不住抱住了喻文州,把脸埋在对方脖子里抱得紧紧的。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他知道,喻文州明白他想说什么。


  “恩。没事,继续看吧。”


  喻文州揉着他的头发安抚着,嘴唇蹭了下对方的眼角,示意人继续看完。




7 跳舞




  “小周,会跳舞吗?”


  “恩…不会…”


  “来,我带着你。”


……


  “脚错了,先左脚再右脚,不然你会踩到别人。”


  “恩…对不起…”


  “没事,再来一次。”




8 做饭/烘焙




  “小周,帮我把这个拌一下,你尝尝咸淡,淡了就加盐,顺便过两分钟把电饭煲的电拔了,我先去炒菜。”


  “恩——好。”




9 凝视彼此的眼睛




  某天下午,周泽楷一直在揉眼睛,起初喻文州以为他只是困,后来发现不对劲,抓住对方的手扒开他眼睑看了看,有点儿红,可能是沙眼什么的,去给他找眼药水并告诉他先不要动。


  周泽楷应了一声坐在那儿没什么动静,仰着头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也不动,其实他满脑子都是喻文州刚刚的眼神。




10 其中一人的生日




  “小周,来,闭眼。


  “恩——?”


  “好了,睁眼吧。”


  “恩——”


  “生日快乐小周。”


  “唔——!”




于2014.8.8






之前忘了放上来orz

【叶乐】 ◈幸运E◈ 第二十五章

蘸白糖:

(๑•̀ㅂ•́)و✧前文亮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


  张佳乐在门口看了叶修一会儿,冷静地把门重新关上。


  叩叩叩。


  门被敲响了。


  张佳乐又把门打开,叶修依旧站在外面,拿着两张机票,像是个广告人形牌。


  “走呗?机票都报销了,过时不候啊。”叶修勾着张佳乐的肩,踏进房间。


  “吃了药再来见我好吗?”张佳乐抽过机票瞄了一眼,奇怪,“你家不是H市的啊?”


  “卧槽?”叶修大模大样坐在沙发上喝张佳乐的果汁,“多长时间了你还不知道我家住哪儿?”


  “你提过吗你?!”张佳乐把机票扔回去,“你怎么进的霸图宿舍?”


  “当然是混进来的呗。”叶修一脸你看看我为你受了多大苦难,“感动哭了没?”


  “哭你妹!”张佳乐又去收拾东西,“你家原来不在H市啊。”


  “当然。”叶修担忧地看着张佳乐,“我离家出走,就住在家门口,这不是脑残吗?”


  张佳乐和叶修在一起久了,内心有火也懒得发,没搭理他,去卫生间去收拾洗漱用品。


  叶修一个人在客厅呆着无聊,就冲里间的张佳乐喊了声:“乐乐我用下你电脑啊!”


  “用用用!”张佳乐不耐地喊回去。




  电脑本来就开着,叶修上QQ,看见下面的小窗口界面有订机票的网站,点开一看,张佳乐早就定了去H市和K市的机票,还没付款。


  “乐乐!”叶修又喊了一声,“机票我给你退了吧?!”


  “退退退!”张佳乐喊回去。


  叶修给张佳乐退掉机票,然后打开QQ好友列表,成功找到备注“叶秋”。


  发过消息【哟,好久不见啊。】


  叶秋回的很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又怎么了?】


  【啧啧啧真是吾弟叛逆伤透我的心,我这几天就回家了。】


  【这不是应该的吗?你都退役了还在外面瞎混什么?】


  【什么语气呢啊?这是一个弟弟该对敬爱的哥哥用的语气吗?】叶修批评。


  【你都让我帮你回家跟父母出柜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他们差点把我当你给揍一顿!】叶秋控诉。


  【哦我感受到了兄弟情。怎么样,说通了吗?】叶修问。


  【倒是也还好。起码不那么排斥,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再去探探路子。】叶秋刚回复,又紧跟了一句【他到底长什么样儿啊?】


  【打开荣耀官方网站,竞技选手区,霸图战队,第三个,就是他。】叶修懒懒地回复了一句,对走出来的张佳乐说:“收拾好了没?今晚的飞机。”


  “……你说,”张佳乐忧虑地拉了个椅子坐在他对面,“你爸妈会不会把我打出去啊?”


  叶修没理他弟弟给他发的消息,把QQ退出去,欣慰地看向张佳乐:“终于知道怕了?”


  “我怕个六饼!”张佳乐反驳,“你好多年不回去,突然回去了还带了个男的,这简直没法想象?!”


  “怕什么呢?”叶修看出张佳乐虽然表面上天不怕地不怕,其实心里也没底,就探身过去揉揉他头发,“是哥离家出走,哥带你回去的,怎么说也是哥的火力点最集中吧?”


  “那是你脸T!”张佳乐鄙夷,又拿过机票确认了一下时间,还够吃一顿饭。


  夏休开始了,霸图的队员已经陆陆续续地离开,食堂里冷清很多,老韩早上的时候就已经回到在Q市的家放行李了,估计今天够呛能回俱乐部。


  食堂也开始了假期菜单计划,比平时供应的菜色少了很多。


  


  “你吃什么?”张佳乐问。


  “有什么?”叶修漫不经心地答。他并不在乎吃什么,外卖已经锻炼出了他强大的胃。


  “……有的多了!”张佳乐觉得这种近乎于“随便”的答案真是神烦。


  “拉面吧。”


  “……没有。”张佳乐想了下今天的菜单。


  “水饺?”


  “没有。”


  “番茄炒蛋?”


  “……也没有。”张佳乐苦逼。


  “什么也没有,”叶修同情地看着张佳乐,“霸图是穷成老韩了吗?那海鲜得有吧?”


  其实海鲜也好像没有……


  还有,老韩一点也不穷好吗?!他的钱包堆满了霸图仓库好吗?


  “我去看看。”张佳乐转身下了楼。




  夏天的Q市日光已经很强烈了,临海城市气温总是要温和一点,张佳乐的宿舍还拉着厚厚的窗帘,隔绝了外面的阳光。


  叶修在他房间里溜达了一会儿,伸手帮他把窗帘拉开了。阳光洒了一地,有几只鸟站在防盗窗的护栏上,受惊飞走。


  下面是匆匆行走的人们。


  霸图俱乐部建在了偏安静的地方,给队员们一个很好的训练环境。




  张佳乐很快回来了,手里拎着几个饭盒,他一一把饭盒摆在桌子上打开。


  清炒油菜、白菜炖排骨、黄瓜拌鸡蛋、炸虾。还有馒头。


  “……”叶修打量了一下,内心悲凉,“海鲜呢?”


  “喏。”张佳乐拿起筷子指了指炸虾。


  “这一溜绿的……”叶修嫌弃地夹起一筷子菜。


  “正好净化净化你的肺。”张佳乐边说边从桌子一角拿出一个玻璃瓶子,旋开瓶盖把里面的酱在黄瓜拌鸡蛋里放了一点,拌了拌,绿油油黄澄澄的凉菜就成了红通通的颜色。


  “什么玩意?”叶修看着张佳乐的动作,问。


  “我从K市带来的辣酱,要不要吃?”张佳乐说着就要递瓶子。


  “不吃不吃。”叶修连忙摆手。


  张佳乐也没在意,把瓶子又放回了桌子一角。




  吃过饭后二人休息了一下准备去机场。途中叶修还给叶秋打了个电话,让他老老实实在机场等着。


  “就让我干等着?”叶秋在电话那头不满,“这么长时间!”


  “你要是想趁这个空给我们带个花篮铺个红毯,我们也没意见。”叶修依旧是那种嘲讽语气,“哥给你指示你就听着,哪来唧唧歪歪那么多话。”


  叶秋刚想再说几句,被叶修狠狠地挂了电话。


  真是烦。




  叶修和张佳乐到的时候,远远地就在机场入口看到了等候的叶秋。


  “不得不说。”张佳乐拉着行李,对叶修说,“你弟弟长得比你人模人样多了。”


  “就他那样?”叶修不屑,“半点儿哥的精髓都没有。”


  “呵,”张佳乐冲远处穿着西装的叶秋挥了挥手,“真幸亏他没你的精髓。一看就是在二十多层的公司总部工作的白领和在地下二十多米工作的农民工的区别。”


  “哟,这么夸哥,多不好。”叶修大言不惭地照单全收。


  两人聊着,叶秋冲着他们走来。


  “你好,我是叶秋。”叶秋文质彬彬地笑着,冲张佳乐伸手,连半个眼神都没有给旁边的叶修。


  叶修被忽视的开心,看着张佳乐和叶秋握手寒暄。


  “你是张佳乐吧?”叶秋替张佳乐拉过行李箱,交给旁边等候的司机,“我见过你照片,你真人比照片上帅多了。”


  “谢了啊。”张佳乐愉快地接受了赞美,对叶修说,“看看你弟弟,多会做人。”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弟弟。”叶修把自己的行李箱也递给叶秋,“乖啊,拿着。”


  “混账哥哥,”叶秋面对着叶修立刻换了表情,“作死还得拉着我一起。”


  “因为我们情同手足。”叶修拍拍叶秋的肩,语重心长。


  妈的我们不就是手足吗?


  叶秋捂脸不想承认这个没文化的人是自己的哥哥,主动站到张佳乐左边,一对儿双胞胎夹着张佳乐走。


  这画面感太强了啊。


  张佳乐心有点塞,往左看是叶修的脸,往右看是叶修的脸。


  而且气质完全不同啊。


  这诡异的场景该怎么破。




  叶秋将二人带到一处宾馆,递给他们两张房卡:“你们先暂时住在这里。”


  “你干嘛去?还有,这是两张房卡啊?”叶修摩挲着金属房卡,挑眉问。


  “我当然是回家跟老爷子通报一声!两张房卡你嫌多自己去退啊?”


  “妈呢?”叶修问。


  “妈早就搞定了,就老爷子还拗一点儿,估计着也差不多了,明天你们就能安全上门了。”叶秋不耐烦地对叶修解释,又对张佳乐笑着说,“如果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好的,谢了。”张佳乐下车,目送叶秋的车开走。


  


  “真是双标。”叶修啧啧,“好久不见,精分又严重了。”


  “我看挺好的。”张佳乐进了宾馆,“对你还用得着什么好脸色?”


  “乐乐,爱呢?!”叶修漫不经心地经过张佳乐身边,漫不经心地揉乱了张佳乐的发型。


  “妈蛋!”张佳乐立刻跳起来,冲到电梯里对着镜子整理发型,“我拿手雷丢你啊?!”


  “丢呗,我开千机伞挡啊。”叶修也跟着上了电梯。


  “呵,你除了开伞还会干什么?”张佳乐整理好发型,做出个百花缭乱丢手雷的动作,“燃烧弹。”


  “挡。”


  “僵直弹。”


  “挡。”


  两人像两个小孩子一样打闹着去了房间。


  “卧槽。”张佳乐在刷房卡进门的一刹那,问,“有没有摄像头?”


  “这是宾馆你说呢?”叶修越过张佳乐进门,“你要火了,弹药专家。”


  “……日。”张佳乐低咒,进门开灯。




  第二天叶秋果然来了友情电话。


  “你真是大运。”叶秋对叶修说,“老爷子现在特别想看你找的那个。”


  “说性别了没?”叶修刚起床,声音懒散。


  “说了。”叶秋正在上班,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音,“我给他看了照片,挺满意的。”


  “这么顺利?”叶修一凛,“不会有诈吧?”


  “有什么诈!”叶秋说,“你从去年就跟我说了,我从去年一直做工作到现在,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好评。”叶修赞美。


  “再见。”叶秋直接挂了电话。


  终于挂了一次他的电话。


  心里真爽。


  今天的叶秋也很开心。




  张佳乐从洗漱间出来,叼着牙刷,含糊地问:“怎么样?”


  “顺利。”叶修比了个OK手势,“等会儿去买点儿水果鸡蛋补品啊恶俗的东西,就能去了。”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回到洗漱间继续刷牙。


  


  张佳乐还是有点儿紧张。


  所以他从洗漱间出来就开始选衣服,配了好几套,要么觉得不沉稳要么觉得太严肃。


  “其实我说,”叶修点评,“你气质这么跳脱,穿个平常的就行,刻意打扮就太做作了。”


  “你才气质跳脱!”张佳乐把换下来的衬衫扔过去,“你一个战队都气质跳脱!”


  叶修从衣服堆里挑了一身差不多的,递给他:“穿这个,走。”


  张佳乐立刻穿上这个衬衫,再挑下去,他简直要选择恐惧症了。


  两人在沿路上买了些水果,由张佳乐拎着,到了家门口。


  叶修的家是一个小别墅,在近郊空气清新的地方,还有一个大院子,里面种着很多花。


  家里有人,院子没锁,所以叶修顺利进了院子,在家门口按响门铃。


  张佳乐立刻肃正站姿。


  门被拉开,一个气韵犹存的妇人站在门口。


  张佳乐拎着水果笑的一脸花开:“阿姨好,我是张佳乐。”


 


………………………………………………………………………………………………


本来想写【阿姨你好我是你儿子的男朋友】,感觉好ooc_(:з」∠)_


叶修的父母很容易攻陷啊【x


到底要不要这么顺利呢【。


  

【全职/all叶】歧路(十二)

梨花临渡:

歧路(十二)


♚一般般的文笔
♚架空设定 私设
♚本章韩叶 伞修


——————————

歧路(十二)

黄昏的阳光从头顶落下来,这让叶修的面容看上去有些模糊,轮廓线镀着绒绒的金边,灰尘扬起在光线中,上下翻飞,像细腻的银粉。

屋外是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和海风掀起海浪的声音。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有真相。”韩文清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直直地看向叶修已经被水汽弥漫的双眼,尽管心中诸多不忍,说出来的话却已经是冷静之极。

叶修眨了眨眼睛,又有两颗泪珠滚落了下来,可是眼神中分明已经是一片清明。他抬手擦了擦眼睛,他想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嘲讽地笑,可是他笑不出来,心太累,像是漂泊在茫茫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靠不了岸也沉不下去。

“韩文清。”叶修说,语调是与他整个人极其不相符的平静。

韩文清只觉得心里蓦地一跳,没由来地从最深处升起一丝恐慌。他宁愿看着叶修情绪失控揪着自己的领子愤怒地质问自己事情的真相,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静地准备和自己谈话。

“韩文清。”叶修错开了视线,看向窗外,可以看见远方海平线上方咸蛋黄一般的太阳,可以看见跳跃在微微起伏的海面上的金色光芒。他语调平淡,字字清晰,“你以为蒙住了我的眼,我就看不见这里的血了么。”

韩文清心中一恸,近乎慌乱地握住叶修的右手,五指相扣,越收越紧,生怕一松手,这个人就会和窗外的夕阳一样消失,再也无迹可寻。

他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说什么。韩文清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自己想了一个月怎么安抚叶修,想了一个月的说辞,却在真真正正对上他眼睛的一刹那,满腹的计划就已经宣告失败。

毫无办法,真的是已经魔怔了。

叶修对于韩文清难得的慌乱没有表示出一丝的嘲讽,任由他握住自己,连余光都没有看他一眼。

“在阿秋刚离开的时候,有时候我一个人走在路上,会觉得我走错了方向,千百人来,我一个人去,在人缝里挤,心里却是空的。”叶修静静地说。

痛苦与空茫交错,你能理解么。

在繁忙的工作里,在枯燥的任务里,在熙攘的人群里,眼睛被各种画面充满,耳朵里回响着成千上万人的喧嚣和着枪林弹雨的轰轰声,心里空成一片雪白,你能理解么。

我来去自如可是这里不再是我的世界,你能理解么。



韩文清像是终于忍受不了一般,另一支手一个大使力把那个靠在病床上不肯看自己一眼的人揽到自己跟前,吻住那个说着让自己心碎话语的嘴,熟悉的柔软的触感带着比以前淡得多的烟草味,让他的心更加悸动。

韩文清停留数秒,才伸出舌头在唇上游移,细细描绘叶修优美的唇形,一遍,一遍,又一遍。他闭眼感受着被揽住的人在那病号服之下的心跳,不管那人轻轻挣扎想要侧开的细微动作,加深着这一吻。

手上蛮横而霸道地禁锢住叶修的身体,用舌头抵开那排整齐的牙齿,捕捉住那比自己凉一度的柔软,狠狠吮吸起来,那舌毫无戒备地被卷入韩文清的口中,似乎带了一丝清甜的味道,让他一瞬心安。

韩文清克制着继续下去的冲动,只是像个不会餍足的小孩一样汲取着叶修口中的氧气。这个强大的男人啊,在这方面迟钝得可怕,无论接吻过多少次,反应都生嫩得不可思议。

叶修因为缺氧而喘息不止,本来就因为吃得少而脱了力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么一个绵长的吻,整个人都软软地靠在韩文清的身上。

感觉到了叶修渐渐平息的挣扎,韩文清终于是结束了这一吻,带着枪茧的手擦去怀中人嘴边残留的银丝。

叶修试着挣脱韩文清的怀抱靠回去,韩文清察觉到他的意图,在叶修后腰上轻轻一拧,叶修倒吸一口气无可奈何地又倒了回去。

这一吻让韩文清心里定了下来,而叶修毫无办法的任他为所欲为也让他安定了下来,脑子里也不再一片乱麻,他知道,他用这种方法,夺得了这次谈话的主导权。

韩文清轻轻咬着叶修软软的耳垂——他清楚地知道哪里是叶修的敏感处,韩文清舔舐着,恶劣的往里面吹着气,感觉到怀中人颤抖得厉害却又不甘心地推搡自己,他哑着嗓子道:“别乱动,我不动你。”

叶修身形一僵,他早该想到韩文清有这么一招,相处的那两年他是完全地明白了这个人的占有欲是多么可怕,这下子好了,弄巧成拙。可是还没到最后,自己还没有输。

“韩文清,你欠我一个解释。”

韩文清叹了一口气,叶修终究是相信自己的,这是否说明,叶修心里已经放下了苏沐秋?可是他不能冒险,他还是看不清苏沐秋在叶修心中的地位。

韩文清放开了叶修,小心翼翼地让他靠回床头,技巧地避过他肩膀上的伤。

“乖乖养着,一切有我,等半年,不,三个月之后,我就告诉你一切。”韩文清解释着,他不能保证叶修再来那么一下他还会不会心软,他必须离开这个房间。

可是还没有等韩文清起身,恢复了气力的叶修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定定地看着韩文清,眼中一丝焦急也无,却像是闪着细细碎碎的光,从中能看到名为“坚持”的光芒。

“苏沐秋是我曾经的整个世界。”

他说,苏沐秋,是他,曾经的,整个世界。

韩文清一瞬间明白了,这已经是叶修全部的底线。



苏沐秋已经是过去,你不用担心我对他抱着怎样的感情。

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不会害我,我相信你没有害过苏沐秋。

但是这件事我必须插手,苏沐秋对我而言分量太重。

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不然,就算我相信,我们之间也再无余地。

韩文清,你要知道,我不是弱者,不管前路如何,我都必须要走下去。

你,没有资格,阻挡我知道他“死亡”的真相。

——————————

感觉再别扭下去就矫情了可是我还没有虐够真是不星湖╮(╯▽╰)╭

不过虐身的机会 不是心结解开了就没有了的 哼哼哼哼哈哈哈O(∩_∩)O

让不可抗力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我是不是应该直接把标签换成韩叶算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