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广寒

云上看景 我看你

Candyship

半个喙:





配对:贱虫


分级:G


警告:幼龄设定!ooc!雷!


简介:一个关于友谊和糖果的故事。


备注:三更半夜把slo12的无料发一下[…… 一个沙雕废萌AU!给将来搞竹马铺设定嘻嘻(你他妈写出来又不知道到何年何月) 诚实坦白万圣节元素就是我从十月底生生拖到slo的;D 总之诚心邀请大家来吸小男孩 小男孩特别好 我永远喜欢小男孩(安利三连.jpg) ooc都是我的 可爱都是他们的🙏






正文:


      “认真的?就一条床单?”Wade拧起眉头,抱起了手臂:“我就不该答应你。”


      小幽灵(唯一没被床单挡住的)亮眼睛狡黠地闪了闪:“才不是,你喜欢万圣节,不然你就不会打扮成这样了。”


      “我不喜欢!”Wade立刻凶狠地瞪他,为了增加威慑力还呲了呲刚戴上的尖尖犬牙。小幽灵果然胆怯地缩了一下:“狼人才不吃幽灵。”


      Wade有些语塞,Peter一天比一天更不怕他了,这让Wade很不高兴。而且是Peter在两个星期前就缠着他说要万圣夜一起捣乱的!Wade本来不太想理他,他有很多事儿要做,才懒得打扮得像个小丑一样在街上乱逛,说不定还要为了几颗破糖果和那些怂包打一架。但怎么说呢,Peter真的是个黏人精。这也不是说Wade得听他的!偶尔玩些傻兮兮的大众游戏对Wade也没什么损失,再说了,那些上了点儿年纪的邻居都可喜欢他了。


      总之,他是为了迎合Peter才打扮成这样的,还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怎么搞定假耳朵和尾巴,更别说那些毛乎乎的手套靴子和塑料假指甲——Peter应该为他打的每一个喷嚏负责。Wade都这么用心了,结果Peter只是随便披了个床单?


      他有点恼怒,伸手去扯Peter的白床单,完全忘记了这下面的小家伙只有六岁。我的意思是,六岁能做点什么手工啊?本来Wade就不该这么要求,他得是全世界最差劲的小哥哥了。(就让我们假装这不是家长们的工作,嘘。)


      不过也不能全怪Wade。他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哥哥的楷模,你不能要求他一下子就学会关爱弟弟了。当然他也不是欺负Peter好让他当他的跟班啥的(Wade从来不干这么幼稚的事!这种傻子一样的霸凌行为他才不会做呢,他顶多就是让其他孩子给他上上贡),都是Peter自己非要缠着他,像块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关于他俩相识那一天,Wade到现在都觉得别扭极了,而且他是在事情发生了一半的时候才出现的,所以也许我们应该听听Peter是怎么说的。






      Peter把手揣在兜里,低头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他有点紧张,他在三天前才刚刚搬到这里,只来得及熟悉了一下新房子和隔壁和蔼的邻居奶奶,一个认识的孩子都没有。妈妈说带些小礼物会更容易交到朋友,男孩藏在口袋里的手不安地将里面的满满一捧糖抓来抓去。


      他原来就不太受欢迎,他太瘦小了,喜欢的东西也有点奇怪,总不太合群。但爸爸说这是个新开始,他会遇见完全不同的人,交到完全不同的朋友,也许一切从此就会好起来呢!


      小小的男孩下定了决心,在原地轻轻踮了踮脚,大步跑了起来。到了社区公园他要大声和所有人打招呼,把糖果分给大家,然后——他想得太认真了,心情也雀跃起来,结果不小心撞到了谁的身上。小男孩踉跄了一下,急匆匆地正准备道歉,却被人打断了:


      “嘿!你没长眼睛吗!”被撞的是个(和Peter相比较来说挺)高大的男孩儿,看上去有八九岁,圆乎乎的脸蛋下面已经有了一个很“大人”的尖下巴。显然他自己也是这样觉得的,正盛气凌人地用它指着Peter。


      Peter立刻紧张地道歉:“对不起!我想着别的事跑太急了……”他突然听到了很多小声议论,才意识到男孩身后还有几个孩子,于是更紧张了,不知道该继续说点什么好。


      “他是谁啊?”


      “听说Goodwin太太的房子卖出去了,新来的吧。”


      “他好小哦,像Ella抓到的那只抖抖索索的小麻雀。”


      Peter咬住了嘴唇,不敢抬起头来,但领头的孩子显然把这理解成了一种挑衅。


      “不是道歉吗,为什么不看我,新来的?”


      Peter不知怎么地鼻子酸了,他感到委屈又挫败,爸爸说有个新开始的,但他还没来得及交到朋友就搞砸了。不能哭,Peter暗暗地握了握拳,他是大孩子了,而且那也太丢脸了,绝对不能哭。


      小男孩努力熨平自己的小脸,抬起头从兜里掏出一把糖果:“我真的很抱歉。这些分给你们好不好?”


      “不,我们不要糖。”领头的孩子嫌恶地皱起鼻子:“只有小屁孩才喜欢吃糖,你是小屁孩吗?”


      “他就是!看看他多矮!”有人嬉笑着说。


      Peter有点畏缩:“我……呃,我很抱歉……”


      “你只会说抱歉吗?”领头的男孩意识到了Peter并不会让他难堪,气焰更盛了,甚至伸手推了Peter一把:“刚才不是挺厉害的?”


      Peter被推得又一个踉跄,他觉得他快坚持不住了,委屈挫败几乎要把他击倒,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但突然有双手扶了他一下,Peter吓了一跳,反倒把眼泪吓回去了。


      “别像个混蛋似的,Cartman。”Peter扭头去看声音的主人,是个个子更高一点的男孩,看上去和欺负人的男孩年纪相仿,有一头漂亮却剪得乱七八糟的金色头发……等等,他刚刚是说了“混蛋”吗?他怎么能说这种词?Peter有点震惊。


      “噢拜托!你不是要为这个新来的出头吧,Wilson?”叫Cartman的男孩大叫起来:“他先撞我的!”


      “他道过歉了,”金发男孩皱起眉头:“欺负一个顶多四岁的豆芽菜?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爱好,你都快能当他爸爸了。”


      Peter气死了,用上了他最恶狠狠的眼神瞪着这个叫Wilson的男孩。(顺便,在此之前Peter并没有恶狠狠地瞪过任何人,他只是学电视机里的。)


      “他眼睛还不太舒服。”Wilson瞟了Peter一眼,接着说。


      年轻的Peter Parker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不敢置信,怎么会有人这么擅长惹人讨厌?他差点就大声喊起来了。


      Cartman明显也气恼极了:“你……你就只会胡说八道!”


      “Uh-huh。”Wilson还挺愉悦地哼哼了一声:“是啊,但你不想听我的拳头说话的,是吧?”


      Cartman像头牛一样吭哧吭哧喘了好几口气,他好几次都想说点什么,但不知为什么又生生憋了回去,最后气冲冲地一转身:“我们走!”


      那些孩子一走,Peter立刻迫不及待地大声说:“我六岁了!”


      金发男孩看了他一眼:“哦,所以?你还是小豆芽菜。”


      Peter有点不服气,但看了看他,又沮丧地意识到自己是太小了。Wilson似乎扭头就要走,Peter赶紧跟上他:“那个、谢谢你,我叫Peter,是刚搬来的。”


      这次金发男孩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哦。”


      Peter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拽住了Wilson的衣角:“你应该也告诉我你的名字。”


      “为什么?”男孩好整以暇地转过身:“我又没答应和你交换,是你自己非要告诉我的。”


      Peter的挫败感再次涌起,他就真的这么不讨人喜欢吗?连交换个名字都要被拒绝?小男孩又有点想哭了,但他只是攥紧了手里的衣角,克服了低头逃避的欲望,勇敢地抬头直视着Wilson的眼睛。好样的Peter,小男孩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像个战士一样面对他!就像巨人希曼!


      但在Wade眼里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他只看到一个小小的男孩儿倔强地拽着他,圆乎乎的包子脸更鼓了点儿,眼睛也湿漉漉的快要淌出泪来了。Wade内疚起来,心口泛起一种奇妙的酸胀不安,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过分——Wade Wilson可从来不欺负小孩儿!


      “Wade,好吧?”大些的男孩投降了:“Wade Wilson,你别这样,我可不会哄小孩。”


      小男孩的脸一瞬间就亮了起来,他的眼睛还湿乎乎的,嘴角却翘起一个大大的微笑:“Peter Parker。”Peter心里的小人欢快地吹起了胜利的小喇叭,这就是成功的第一步了!他直起腰,像个大人一样朝Wade伸出手。


      Wade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这小鬼还挺好玩的。他装模作样地握了握Peter伸出的友谊之手:“好啦,小奶包应该回家去看动画片了,大人们还有事要办。”


      “你才不是大人呢,”小奶包毫不留情地指出:“你也就比我大一点点点点点。”


      Wade立刻很凶地皱起了眉头,捏住Peter的脸蛋晃了晃:“不要和大人顶嘴!”


      “痛!”Peter委屈地揉着自己的脸,他就是说了点事实啊,Wade怎么能这样:“我们才刚交换名字你就开始欺负我了。”


      “我才没有!”Wade立刻反驳:“是你不该拆我的台。”


      “你也不该说Cartman能当我爸爸!”


      “这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唉跟你说你也不懂。”


      “我知道!”Peter不服气地大喊,“我知道的可多啦!我还知道你这样的人就是有暴力倾向!”


      Wade被惊得噎了一下:“什……我才不是!”


      “你就是!爸爸说那种凶巴巴很容易生气打人的人可能有暴力倾向,是一种心理疾病。不过没关系,我不会笑你的,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医生。”Peter很善解人意地拍了拍Wade的后背。


      Wade一口气没顺过来:“我没有!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才和他们那样,小白眼狼?”


      “可是你对我也很凶。”Peter睿智地指出。


      Wade鼓起口气打算反驳,又一下子想不出该说什么,像个傻瓜一样张着嘴停顿了几秒,泄下了气:“那好,如果我对你友好一点,你是不是就不会缠着我了?”


      刚刚还理直气壮的小奶包一下子就瘪了,五官全都失望地向下垂去:“我们都交换名字了……我以为、我以为你会愿意和我一起玩。”小男孩糖球一样的蜜棕色大眼睛伤心地闪烁着,让Wade内疚起来——该死,他今年所有内疚的次数加在一起都没遇见Peter之后体验的多!


      “好啦!我带你玩!”Wade认输地垮下肩膀:“你能别这么哭唧唧的了吗?像个小姑娘似的。”


      Peter圆润的小脸立刻被点亮了:“真的?”


      Wade别扭地点了点头。Peter高兴得像是要跳起来了,他有些害羞地抿着嘴,唇线却还是弯成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男孩往自己的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大把糖来:“请你吃!”


      说不上为什么,Wade更不好意思了。他难得安静地从小男孩的手里拿了两颗,快速地塞回自己口袋里,低着头在地上蹭了蹭脚尖。Peter眨眨眼睛,理解不了为什么这个嚣张跋扈的小哥哥突然变得害起臊来,只热情地把手里的一把都倒进了Wade的口袋里。


      “都是给你的。”Peter抿着嘴笑,眼睛里藏着两颗星星。


      Wade舌头打了结,傻乎乎地问道:“为什么?”


      “为了纪念我们的友谊呀!”Peter红润的嘴唇咧开了,眼睛弯弯地闪,Wade感到更难为情了。


      “不!我是因为你给了我糖才带你玩的,我们不是朋友,所以也没有朋友船。”


      “哦……那、那我们是不是有糖果船?”Peter从下往上看着Wade,有点可怜兮兮。


      听上去甜美又理想。试问有谁会不想要一艘糖果船呢?Wade有些动摇:“……就只有一个很小的。”


      “哦。”Peter很明显地失望了,低下头揪了揪自己的袖口,别别扭扭跟着Wade往前走。


      过了一小会,他又小声喊:“Wade?”


      “又怎么了,你这个小麻烦精?”


      “如果……如果我们的糖果船足够多,你是不是就愿意和我开一艘朋友船了?”Peter看上去忐忑极了,棕色的眼珠湿润又甜蜜,Wade再一次体会到了心口涨涨的内疚感。


      金色头发的男孩咬了咬嘴唇,移开视线嘟囔到:“……也许吧。”






      回到今天,“为了几颗糖果才”和Peter黏在一起玩儿了快两个月的Wilson先生正气急败坏地扯着小奶包的万圣装扮,大有不逼出些理由就不罢休的气势。


      Peter在Wade的魔爪下拼命抢救着岌岌可危的人设:“我们幽灵也很好啊!比如Casper*。”


      好的幽灵不是更无聊了吗?!拜托,这是万圣节欸!Wade差点就大喊起来了,但他控制住了自己,他是哥哥,哥哥有权教训弟弟,于是Wade决定用另一个更有效的方式惩罚一下Peter。


      “Casper可只有一个,其他幽灵都是他叔叔那样粗鲁又无礼,只会恶作剧的坏家伙。”


      Peter果然认真地和他争辩起来:“Casper的叔叔们也不是你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喜欢吓唬人而已,本质上也是好的幽灵。”


      “所以你确实是像他们一样的烦人精咯?”Wade狡猾地问道。


      Peter实在太容易上钩了:“我不是!我是Casper!”


      “你看,”Wade虚情假意地摊开手:“其实你还是觉得他们是坏家伙。”


      小幽灵明显地纠结了起来,Wade像个小大人一样抱起手臂,得意地看着小男孩陷入两难——看吧,这就是智商碾压!


      Peter纠结了好一会才终于做出了决定,他闷闷地说:“……那我就当他们好了,虽然我肯定是他们当中最安静的一个,他们都不会喜欢我的。”


      Wade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知怎么突然泄下了气去,一点目的达到的成就感都没有了。


      “好啦!其实你更像Casper!”Wade粗鲁地伸手在小幽灵头顶乱揉了一通:“你到底怎么想的,嗯?不是你非要闹着来玩的吗,结果这么敷衍?”


      小幽灵一下子安静了,别扭了一阵才开口:


      “我以为你会披床单。”Peter小声地说,“因为……我知道你其实不想和我玩。我想,如果你披了床单,我就陪你一起,这样我们就是最要好的一对儿小幽灵了,也许、也许你会愿意再给我们记一艘糖果船。”


      Wade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为什么这小鬼总能搞得像是Wade欺负他似的?


      “哦。”Wade可不想再认输了,故意干巴巴地回答:“我们赶紧去要糖吧。”


      Peter的小脸蛋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先从Albert先生家开始好不好?他答应给我最特别的糖!”


      Wade蹭了蹭他的毛绒爪子,骄矜地抬起下巴眨了下眼睛:“随便你呀,反正从谁家开始对我来说都一样。”






      等Peter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们已经跑了五六家了——Wade在那些有点老的大人面前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人!Peter可再没有见过比他更乖巧甜美的小孩了,他漂亮的金色头发和清澈的蓝眼睛突然就变得欺骗性十足起来,微笑的样子阳光又干净,微微撅起一点嘴巴就让那些大人恨不得把糖罐掏到底。更别说他还满肚子都是说不完的甜言蜜语,衬得旁边的Peter真的变成了毫无存在感的透明幽灵。


      可是Wade明明就不是那样的。他毫无耐心,对人也不够友善,还总是故意使坏……但是,但是那才是Wade。是一边说着讨厌麻烦一边从别的孩子手里保护Peter的好哥哥;是听了一次就记下Peter喜欢什么味道的冰激凌,一边帮他买一边又教训他不准多吃的大笨蛋;是表现得毫不在乎万圣节,却在前夜穿上精致的狼人装扮的傲娇鬼。Peter认识的Wade,不太讨人喜欢,但鲜活又美好,胸口有一块玲珑剔透的宝石。


      Peter不喜欢现在这样好像在表演什么一样的Wade。


      他偷偷地拉住了Wade毛茸茸的狼人爪子,又往大些的男孩那里蹭了蹭,就好像这样拉近他们间的距离就能把他熟悉的Wade叫回来似的。Wade发现了他的别扭,以为小家伙是因为自己拿到的糖比Wade少而不高兴了,大方地从自己的篮子里抓了一把放进Peter的篮子里。


      “看,这不是一样多了?”Wade拍拍小幽灵的肩膀:“别不高兴嘛,我就是为了陪你才这样的。”


      “我没有……”Peter有些不好意思了,小声辩解道:“我就是……更喜欢你平时那样。”


      Wade疑惑地挑起了一边眉毛,还不等他发问,另一群孩子吵吵闹闹地过来了——倒霉,Wade在心里暗暗啐了一口,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是Cartman那群人。


      Peter显然也注意到了,他明显地紧张起来,在Wade身边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捧着小篮子就好像生怕别人看不见他拿到多少糖果一样。


      Wade叹了口气,Peter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包子了,他这样上哪儿都会被小坏蛋欺负的。


      “哎哟,快看看这是谁呀?”Cartman果然阴阳怪气地叫了起来:“厉害的Wade Wilson也赶着万圣节出来讨糖啦?”


      “我不想找麻烦。”Wade无害地举起手:“我只是带着小朋友玩玩,超无辜,没恶意。”


      Cartman翘了下嘴角,把目光移向了Peter:“小朋友?”


      “是Parker吧。”Cartman身边一个瘦瘦的男孩嗤笑了一声。


      “跟你没关系吧。”Wade学着那男孩的语气顶了回去。


      “Wilson!你不要太嚣张!”


      “我哪有。”Wade睁着他极具欺骗性的蓝眼睛,看上去乖巧极了:“大过节的,我们真的不想惹麻烦,你看,你们能不能装作今晚没见过我们?大家都是邻居,好商量嘛。”


      Cartman很大声地哼了一声,眯起眼睛:“这样吧,你叫Parker把糖都留下,我就放你们走。”


      Wade如释重负一样呼出一口气:“早说不就好了嘛。”他脱下了毛茸茸的狼人爪子,拿过Peter的篮子,朝Cartman走过去。


      Peter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也没做出任何举动,眼睁睁看着Wade把糖果递过去。他心里知道这样最简单了,还能避免冲突,但不知怎么回事胸口还是堵得慌,小男孩软弱地垂下了眼睛。


      Wade笑嘻嘻把篮子举起来晃了晃:“我说实话,Cartman。”


      “你真的配不上任何好东西。”


      Wade手腕一扭把篮子倾过去,糖果噼里啪啦撒了一地。他笑得真诚极了,天使一样的漂亮脸蛋透过糖雨涂抹出一大片刺目的嘲讽。Cartman暴怒起来,抡起拳头狠狠揍向Wade的脸,把他的脑袋都打得偏向了一边,Peter大喊起Wade的名字。


      Wade转回头来,眼睛里都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所不该有的狠戾。他翘着被牙齿磕破的嘴角笑,一把拽住Cartman的领子,冲着对方的眼睛狠砸了几下,然后立刻把他推向刚回过神准备上来帮忙打架的其他孩子,转身拉过Peter就跑。


      Peter比Wade矮,没他跑得快,简直就是在被拖着飞奔,但他一点都没觉得难受。他努力抬着头望Wade的后脑勺,万圣节的街景和灯火都虚成流动的光河,嗖嗖地从余光里掠过。他的床单也跑掉了,但他一点都不在乎。因为现在除了Wade金色的后脑勺和他牵着自己的手之外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世界变成了对焦不清的布景,而布景一点都不重要。他感觉自己快要飞起来了,身体和心都轻到不可思议,想高声大笑又想放声大哭。


      不知道跑了多久,Wade在一条小巷子里停了下来,他松开Peter,双手撑着膝盖低低喘气。


      “对不起啊,糖没了。”Wade欠疚地说。


      不知怎么回事Peter突然就难过起来,泪水迅速漫出眼底纷乱地下坠,把Wade吓了一跳:“你……你别哭嘛,一会咱们再去要,肯定要得到的。”


      Peter用力地摇了摇头,哽咽着说道:“不是!”


      Wade皱起眉头检查起Peter的身体:“那你怎么啦?刚刚跑步的时候磕到了?”


      Peter觉得更伤心了,他推开Wade,抬手使劲儿擦了擦眼睛。“如果我是超级英雄就好了,”Peter从接连不断的哽咽缝隙里挤出一句,眼泪还是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就……就不会让你被他们欺负了。”


      Wade有点无奈:“我也打了Cartman呀,这不叫欺负。”


      “可是你嘴都破了——”Peter号啕大哭起来。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Wade就说过了,他是真的不会哄小孩。大些的男孩手足无措极了,抬起手想拍拍Peter,又不知道该落在哪,像个傻子一样把手抬起来放下好几次,最后泄气地大吼道:“别哭了!”


      Peter被他吓了一跳,眼泪竟然真的止住了,抽噎着打了个嗝。


      “他可比我惨多了,那只眼没有一个星期是消不了肿的。”Wade得意地冲Peter挤了挤眼睛:“而且男人嘛,受点伤又没什么,我这样是不是很酷?”


     Peter恼怒地瞪他:“等你全身都是伤疤的时候就更酷了!”他说完,又觉得力度不是很大,赶紧补充,“长不好的那种!”


      “我也觉得!”Wade还挺兴致勃勃的:“感觉像黑手党老大一样,或者什么超级反派。”


      Peter哼了一声:“你就现在能说,那肯定超级痛的,到时候你就后悔了。”


      Wade笑嘻嘻地揉Peter的头发:“也是,我对超级英雄可没有某人那么热衷。”


      小男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大喊道:“才不是呢!你超喜欢美国队长的!我发现了!”


     “我没有!”Wade也脸红了,喊回去:“没你喜欢钢铁侠喜欢得夸张!”


      两个面红耳赤的男孩面面相觑,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超蠢的。”Peter总结。


      “对,”Wade附和道:“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会变得很蠢。”


      “这个应该我说!”Peter气鼓鼓地抗议,抬头撞进一双笑意盈盈的温柔蓝眸子,慌乱了半秒。


      Wade真的很不可思议,他总是带来混乱,又奇妙地令人安心不已;他好像有很多张脸,又好像什么都没有。Peter还太小了,看不清这些到底是什么,就只是喜欢和Wade呆在一起。


     他那么强大,又那么酷,那些让Peter无比困扰胆怯的麻烦只要和Wade在一起就奇妙地变得软弱起来,不再那么不可战胜,甚至迎刃而解。


      Wade可能拥有魔法。


      Peter突然就不再纠结那些“他不喜欢的Wade”了,这是Wade,全都是Wade,他新的,也是最好的朋友。


      “我们不需要万圣节糖果。”Peter抬头看着Wade,突然就脱口而出。


      “什么?”Wade疑惑地挑起眉毛。


      “我说,我们不需要万圣节糖果。”Peter感觉自己身上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充沛自信,像血液里淌着温暖流动的光火。小小的男孩有了坚信着的事,并且马上要把它说出口,他微笑着,拉住Wade的手。


      “因为我们有很多很多很多糖果船,一辈子也吃不完。”






Fin.






*:1995年上映的美国电影与1996年首播的美国系列动画片《鬼马小精灵》中的主角,是个天真善良、活泼可爱、乐于助人的小幽灵。

评论

热度(309)

  1. 浅夏_半个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