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广寒

云上看景 我看你

Parz

芝了个麻:

————————————————————————
*拉郎cp向Jack·frost x parzival
*短篇,HE,清水
*有ooc,时间线第一把钥匙之后
*我喜欢白发小哥哥
*一时兴起的产物,扛不住cp大旗……
*想起来其实电影结尾好像下了一场小雪
*其实我吃多cp……以parzival为中心x
————————————————————————
“你好,parzival。”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frost。”
“组队?” “我从来不组队。” “合作?我想我们可以在游戏开始前聊点什么。”


frost是parzival最近在第三分区认识的新朋友。


那个穿着蓝色连帽衫的少年,嘴上挂着爽朗的笑容,手持一根木制法杖。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parzival正在进行任务,为了寻找彩蛋的线索,他贸然闯进了那个据说难度排行第十九的游戏里。


以他现在这个等级,根本不能顺利通关。


可是一个出色的彩蛋猎人是不应该退却的。


不过似乎最后他还是高估自己了,那个NPC抓住他了,准备给他进行最后的致命一击。


嘁,大不了再重新来。


parzival自然是这么想的,他打算坦然接受又一次失败的命运。


只不过这次并没有如他所愿,一阵暴风雪把他和NPC一起卷走,等他再次看清楚的时候NPC就那么被frost取代了。parzival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警惕的,他直接向frost开了一枪,毫不犹豫。
只是后者轻松从地面上升起一道冰墙,挡住了parzival的攻击。


“哇哦!哥们!冷静一下,我刚把你从NPC的手里救出来!”
“抱歉,我之前不知道…嘿!你干什……?!”


frost毫不犹豫地举起法杖朝parzival发射魔法,这一突然举动吓到了后者。
parzival原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那束从frost法杖里发射出的光略过他,射进自己后面的那个NPC身体里。


“谢谢,哥们。” “举手之劳,快点起来,别死在这里了。”


frost向parzival伸出一只手,拉他站起来,两人又很快投入了游戏中。


“呃……我看你枪法不错,加好友吗?”
“可以啊,你这个法杖……”
“这是我捡到的99级装备。” “用捡的?!”


parzival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极品装备啊!居然就这么给frost捡到了。
parzival的内心简直是崩溃的,他们这么多人就为了这样的东西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居然就轻而易举地做到了…真是令人心累啊……


“行了,有什么等通关了再说,这里可不是什么聊天的好地方。”


frost又从新开始给那些NPC发动新一轮的攻击,笑容中露出的一口白得直晃眼的牙齿与那些爆出的金币闪烁的光芒有的一拼。


两人很快结束了这趟游戏,排行榜上赫然出现了“frost”和“parzival”的名字。


“你是‘frost’?!” “咦,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我还以为是重名什么的,不是传说frost大神在冬天的时候才会活跃上线吗?”


那个排行榜上的第一名赫然写着“frost”。
“frost”可是绿洲的一大名人,凭着过硬的技术和独特的打法在各大硬核向游戏里不断刷新着记录,他的排名保持到现在都没被人刷下来。


parzival只在网络上见过他几次,都是一些模糊不清的照片。
白色和蓝色似乎是frost身上的主色调。


“谁跟你说全世界的冬天是统一的?”
“我我我……frost大神,能不能和我拍个照!我真的很崇拜你!”
“拜托,矜持点,你现在可是铜钥匙的主人,就这点看来还不够大神吗?”


parzival也不等frost是否同意就给他拍起了照片,被拍的那位一脸无奈。parzival那家伙似乎还想和frost自拍一张,经过同意之后parzival很是热情的把自己的胳膊搭在frost的身上。


“大神!我可以把这个传上网吗?”
“呃,随便你啦……”
“呜呼!一下子破了千赞!”


frost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准备去打断沉浸在见到大神的喜悦中的parzival。


“呃,parz?你要不要——和我去死亡星球?”
“下次吧,我朋友他们再叫我了!我们还有事要做,再见了frost大神!”
“好,再见。”


frost微笑着挥别parzival,他心里还想着刚才自拍的那个动作,想着那个有蓝色纹身的男孩,仿佛他那条胳膊搭在自己肩上的感觉依然残留。


……


“Z!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勾搭上了frost大神?!”


大东似乎一早就看到了那张评论和赞数已经炸掉了的自拍,旁边的artemis更是盯着parzival的个人照发呆。


“要不要这样,有了大神就不理我们了?artemis?”
“闭嘴,Z,我在考虑要不要拉他入伙。”
“哈?拉frost大神入伙?你在开玩笑吧?”


artemis也不理睬一下parzival,直到她想起后者和frost认识这件事。


“parzival,你去问问frost。”
“为什么?!”“因为我们这里就你认识他,去问问他要不要加入我们。”
“……好吧——这个理由真是让我无法反驳。”


parzival开始站在reb的镜子前开始换衣服。


“干嘛搞得像是要去约会一样,我只是想要你去问个话。”
“必须正式一点,那可是frost大神啊!”
“Z!你现在也是大神!你都有铜钥匙了还虚个什么劲啊!”


parzival最后还是换回了平常那一套。
artemis真是受不了这人。


“先说好了,我可不保证frost在线上。”
“你不妨试试看啊。” “好的好的。”


parzival伸出自己的手臂,轻念了一句“搜索frost”,系统便很快给出了答案。


frost在halliday档案馆。


parzival很快就传送了过去。
当然进了档案馆就被人群包围是个意外。


他忘记了上次和artemis来的时候已经被如此对待过了,仍不吸取教训,现在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简直是对自己的惩罚。


“Z大神!你又有新线索了吗?!” “大神!能不能和我拍张照啊!” “parzival先生,能不能考虑一下接受我的采访?” “大神!我想要你的签名!”……


人群不断发出提问或者要签名合影的要求,直到一个人挤进来快速拉走了他。


“让一下,让一下!” “等等你哪位啊?”
“等一下再解释parz,我们得先离开这里。”


parzival还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一个黑发的人了。
那人拉着parzival到档案馆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才停下来。他撕掉了附着在自己脸上的一层伪装,露出原来银白色的头发。


那是frost。


“哇哦!是你!frost!”
“parzival,我还以为你有伪装呢。”
“难怪我说为什么传送到这为什么没有看到你。” “下次去人多的地方要记得把自己伪装起来,不然就会像今天这样。”


frost又露出他那一贯的亮眼笑容,parzival本来还想开口说些什么,结果还没出口就被一声惊呼吓到了。


“快看!我找parzival大神了!还有frost大神!”


这一声刚落,又有不少玩家跑来围堵,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跑!frost!快跑啊!!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地方!那里…那里应该比较安静!”
“你快点!parzival!拿出身为彩蛋猎人该有的实力出来!”


比起parzival,frost因为能飞而显得异常轻松,他带不动parzival,只好跟着他飞。
地上跑着的parzival一路返回了大厅,最后成功钻进了他之前和artemis进的那个小空间里。而frost则是一头撞进来的。


“呜呼!victory!fro……啊啊!”
“小心!”


frost直接把parzival当做了缓冲物撞在了他身上,一下子两个人都摔倒在地。
这一下够重的,尤其是还有另一个人压在他身上,parzival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变成一摊金币了。


“抱歉,parzival,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frost。但是我觉得我还是需要你站起来一下…这样还是挺尴尬的,哈哈……对吧?”


parzival的脸有些红,因为他和frost大神这个姿势,简直就像是一起看的电影里那些恋爱的男女一样。
就是那种男主双手撑地,看着女主脸红的情景,现在真是一模一样。


突然意识到的frost也红了脸,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顺便把躺在地上的parzival拉起。


“咳,抱歉……”
“对了!frost,我们那边有一个对抗第六人的团队,就想问一下你要不要加入我们?”
“对抗第六人?我可以考虑一下…但是parz,你不是不和别人组队吗?”
“咳,我是外援,外援。” “这样吗……”


parzival的脸比之前更红了一个深度,这回连那些蓝色的纹身也遮不住了。


这也太尴尬了吧…在自己崇拜的大神面前……


parzival觉得自己简直无地自容。
这真是太——尴尬了。


“parz,你傻愣着干什么呢?我请你去喝点什么吧?走?你再给我讲讲关于你那个团队的事情?” “哦哦,好!”


……


再过了些日子,frost与parzival越来越熟络了起来,不过frost始终没有加入artemis他们,说是不太方便……


parzival与frost,互相交换了自己的秘密,喜好意外相近的两人经常凑在一起。
这个时候的parzival拿到了第二把钥匙


有一天,parzival终于问了frost关于现实的问题。


“frost,我们要不线下见面吧?”
“我住的地方很偏僻,可能得等到你们那边下雪了才能过来。”
“我在哥伦布市,叠楼区。” “等着下雪吧,我会像鸟一样轻盈的略过这座城市,然后再叠楼区找到你。”
“怎么说的好像你是什么神话人物一样?”
“说不定我就是一个250斤,住在自己妈妈地下室里的死肥宅。”
“应该不会吧……?你要是是肥宅的话我也不嫌弃你啊。”


frost只是笑笑,不同他再说些什么话。


“我等你哦。”
“那你要相信世界上有‘杰克冻人’。” “好啊。”


……


他拿到彩蛋了。
parzival手里捧着那个金光闪闪的彩蛋,在场的所有叠楼区群众,包括诺兰,都惊呆了。
从他的手套上散发出的金光,似乎是什么神圣的东西一样。


这时天上下起一场小雪。
大家都听到了有人在空中笑的声音。


parzival知道,frost来了。
他真的来了。


end

评论

热度(25)

  1. 月上广寒芝了个麻 转载了此文字
  2. 宗子芝了个麻 转载了此文字
    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