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脸❤

❤沉迷磕蛋哈❤炒鸡爱colin❤

【OVERLORD】[迪米×安兹(铃木悟)]FANATICISM 00

荊棘玫瑰★求OVERLORD同好:


2017/9/23 PM10:34修改



■OVERLORD試寫,OOC有可能。
■時間軸:飛鼠在伺服器關閉後轉移到異世界之後,已經收帝國老爺子為徒弟。
■因為沒寫過網遊背景又是練筆,坑了不負責。
 


00


 


雖然早在答應夫路達.帕拉戴恩的懇求安茲便已經料到今天會有這般情況,然而白髮蒼蒼的老人不論是未曾消退的狂熱態度,還是眼睛裡閃爍將自己視為神明那般尊敬仰慕讚嘆,就算立刻趴跪在地板上連撞好幾個響頭也無法說明那種狂信幾近癲狂的炯炯目光,就算面見過幾次,老人家那幅比守護者還要誇張的反應還是讓安茲有些坐立難安,好幾次都忍不住更動長袍底下的坐姿。


 


宗教狂熱者。


 


這個名詞不只一次閃過腦海,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主人白骨的手不動聲色調動姿勢更動而稍微變化的法袍。


 


由於見識過好幾次,前巴哈斯帝國最偉大也是首席的魔法吟唱者狂信者的態度已經不足以讓安茲精神強制安定,但在強制安定界線之下情緒可不會輕易消失。


 


就像某個甩不掉的東西沾附在身體上以至於隱隱發癢,並非三吉君清潔身體帶來的舒爽,倒像是挑戰精神、眼看黑歷史被其餘NPC以不說明眼神卻表示得很清楚的不屑直視,現在安茲對於夫路達的感覺便是如此。


 


面對白髮蒼蒼的狂信者,被歌頌為世界至高的魔導王深邃眼窩中飄逸的紅色燈火乍現明亮,隨即又消退為原先的亮度。


 


畢竟是自己造成的,有這樣的徒弟,既然已經應予也接受的安茲也不好露出其他反應。


 


(是自己的徒弟啊……但是為什麼會和看到潘朵拉一樣的感覺,正確說來是黑歷史被人以難堪眼神注視的時候……難道…………哇嗚…………)


 


就算腦內運轉的自我想法已經飛越到天際直逼想要立刻摀住臉那般衝動,骷髏的臉龐在常人眼裡也就是一號的表情。守護者或許還能從某些地方判斷安茲的情緒,只是夫路達.帕拉戴恩就算貴為魔導王麾下的徒弟,他還是個人類,更何況夫路達沒有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守護者們和至尊相處的長時間,根本無從判斷起安茲的沉默不作聲代表甚麼。


 


夫路達還以為是自己做錯了甚麼導致老師的生氣,或者自己回答錯誤讓老師太過失望,安茲的沉默讓前帝國的首席宮廷魔法師惶恐地雙膝跪地,結實地垂下頭顱前額磕上地板,發出清脆的叩地聲響。


 


「哦!偉大的老師,我崇敬並且膜拜的魔法之神,請問是弟子我說出的答案遠遠錯誤嗎?愚笨的偏離了正確的方向嗎!」夫路達語氣激揚聲音顫抖,年老的他嬴弱的身子在地板上抖動,但不是因為畏懼,而是對自己自以為卻完全錯誤的腦袋感到憤慨,並期望偉大的神祉指引自己正確的方向。


 


帝國配給前首席大魔法師的居所諾大卻無其餘之人,尤其在皇帝確認夫路達背叛之後以冷凍方式處理更顯冷清,今日安茲的到來才讓此處稍微不那麼寂寥,在無旁人之下夫路達的劇烈反應自然拉回安茲的神智無法忽略,或者繼續以打馬虎眼之法面對他的淘淘不絕。


 


魔導王眼裡的深邃暗紅由深轉為明亮,視線也從望向虛空的偏移專注於匍匐於地的老人。安茲在內心為將自己當神明一樣崇拜的年長狂熱者嘆息,他人自從變成這副不死者模樣之後似乎失去對於人類的同理心和憐憫,可是也沒有動不動就看人趴在地上顫抖跪求的嗜好──尤其對方是個比自己年長不知道多少的老先生,鈴木悟從小被灌輸需要敬老尊賢的日本傳統教育可不允許。


 


「抬起你的頭,夫路達。」白骨的手指敲響扶手,安茲俯視跪趴的老人說。


 


「是!老師!」老人以看不出能發出的鏗鏘有力聲音回答,抬起頭的他表情自然也是安茲不會錯認的一臉期盼。


 


(哇……別用這麼引頸期盼的眼神啊……)


 


內心莫不呢喃等一下該怎麼辦,對著用渴望解惑眼神直瞧自己的夫路達,就算再不怎麼情願,也不能拉長空白的時間。


 


顧慮到這點,安茲以練習不下百次不失威儀的方式揮手要夫路達起身,然後用同樣嘗試過許多便終於找到最適合的嚴肅口氣回答惶惶不安徒弟的疑問。


 


「夫路達,你講述的也是靈魂的一種解析方式,然而,靈魂真的只能用一種方式來解析嗎?《死者之書》提到靈魂的差別除了大小並無二致,可真的是如此嗎?難道你真的認為不論是人類、亞人類、異形種……等等靈魂沒有差異,那麼從不死中誕生的不死者又該怎麼說明,並非所有的不死者全都是由生物的死體中變異而成,它不過是從一個角度去窺探靈魂的本質。」安茲說,然後抬起手做出制止夫路達想要開口辯論的動作。


 


「如果以異質化的觀點來看,靈魂確實會有所改變,只是,那是暫時的,從表淺還是根本上的產生變化,夫路達這一點沒有實踐過,不過是書本上的一句講解罷了。」


 


以鏗鏘有力的話語作為結尾,安茲對自己能夠一口講述根本是臨時掰出聽起來卻煞有其事的藉口感到佩服,要是換作還是鈴木悟時的自己,早就結巴的說不出話來了吧。


 


(果然,來臨前惡補那些有看沒有懂的設定資料集是正確的決定!)


 


安茲在內心給自己豎起大拇指。


 


「是的,老師,您的教誨沒錯,這方面確實應該深入研究而非照本宣科,死守著秘籍上的文字。」夫路達恭敬地垂下頭回答。


 


「嗯…嗯。」


 


見夫路達絲毫不提質疑的態度,安茲認為妥當稍微心安下來,然而下一秒,夫路達再度揚起的頭顱,那臉上的表情卻讓安茲整副骸骨身體往後仰了些。


 


「那麼,老師,可以請您見證我對於靈魂異質理解嗎?」吐出的鼻息異常炙熱、呼吸也變得大聲,夫路達現在瞪大眼的表情分明就是進入狂熱的狀態。


 


「嗯?……唔、嗯。」幸好他的臉是骸骨,不會有任何變化,抓緊扶手的安茲對於夫路達的請求就算遲疑不安但為了維持魔導王處變不驚的形象也只能應允。


 


「因為老師曾經告誡我絕對不能漏洩半點《死者之書》的消息出去,在翻譯這本書的時候我已經想好實證的方式,但為了以防萬一我想實證時有老師在是最恰當的時機。」


 


(說話就說話,有需要逼得這麼近嗎?)


 


對於和自己說話還需要貼得這麼近的夫路達,對於已經睜大雙眼卻一眼也不眨陷入狂熱狀態的老先生,安茲只能吐出簡單的單詞。


 


「……嗯、嗯。」


 


「而且老師能夠及時修正弟子的錯誤。」


 


(最後一句話才是考量的重點吧?)


 


魔法的驗證向來就是個充滿不安、危機的選項,想起自己曾經說過不想在十年後給夫路達擦屁股,現在對方既然這麼說了,安茲也不方便回絕。


 


雖然知道這個世界有YGGDRASIL沒有的魔法和武技,也曉得夫路達有能力整合並開發出YGGDRASIL沒有的獨特魔法,可還沒完全功成的魔法會發生怎樣的情況誰都料想不到。


 


更何況YGGDRASIL沒有能夠自行創造魔法的功能,安茲某方面對未知的魔法感到既期待又害怕。


 


「那麼……還請老師不吝指教。」


 


得到被自己視為魔法之神的安茲應允,本以為夫路達的狂熱會更甚,沒想到下一秒他收斂起癲狂的狀態,以首席大魔法師應有的氣度儀態向坐在位子上的上位者,也便是他視為導師的魔導王拱手作揖。


 


「等等,夫路達,用這個吧。」


 


沒想到向自己告訴需要一點準備時間的夫路達會搬來一只高腳鳥籠。


 


掀開遮布裏頭有隻長得很像鳥確非完全是鳥的生物正棲息於棲木上,沒在現實生活和YGGDRASIL見過的外表,牠有著五彩繽紛尖嘴、看起來強而有力的翅膀,尾翼卻長有類似哺乳類長尾毛髮,如此稀奇的動物自然刺激安茲的收藏慾。


 


況且牠的啼叫聲非常悅耳好聽,安茲認為讓夫路達當成實驗對象也太浪費了,所以他便指向撤銷了隱形魔法像是憑空出現的死亡騎士。


 


今天他並沒有讓任何一名守護者或者娜貝拉爾跟隨,作為後衛的魔法吟唱者安茲需要抵擋攻擊的盾的存在,雖然帝國目前沒有能輕易傷害到自己的存在,不過使夏提雅遭受精神控制的存在還沒暴露依舊不能掉以輕心。


 


「嗚哦!」夫路達發出怪叫,隨即又惶恐的低下頭,「但是老師,我不認為我目前實驗的魔法會對死亡騎士有效。畢竟以我的能力並沒有老師來得偉大難以觸及,就連帝國的死亡騎士也是傾盡整個帝國之力才限制在吟唱者之塔的!」


 


簡單來說,就是夫路達沒有自信自己驗證異質化的魔法對死亡騎士有效。


 


夫路達如此考量不是沒有原因,拿YGGDRASIL來說,以低層級的魔法攻擊越是高等的存在,不是失效就是因系統設置的懲罰關係給削弱。夫路達對死亡騎士施展,可能原本對低等級的存在能夠有效發揮的魔法會完全失敗,但是考量總總,安茲認為拿死亡騎士驗證不失為安全的方式。


 


撇除收藏欲,魔法成功失敗與否關乎之後自己該怎麼應對。


 


成功了,自己創造的死亡騎士在沒有被消滅的情況之下依舊歸自己控制;失敗了,自己能以這個藉口繼續延遲夫路達三不五時詢問自己關於魔法深淵的高深的問題。


 


(不管哪邊都對自己有利啊!)


 


「無妨,夫路達你的疑問在我的考量之中。既然你是以靈魂皆為相同的論點開發魔法,那麼以死亡騎士或者那隻……鳥,為目標施行產生的結果應該是相同的。」講到那隻像鳥又不確定種族名稱的生物,安茲稍微停頓,不過夫路達似乎沒有察覺,專心聆聽偉大老師的發言深怕遺漏任何一句話。


 


「您的意思我瞭解了,老師。」夫路達以一臉激昂愉悅的表情發出感佩之聲,「真不愧是老師,考量到我沒想到的部分。」


 


「咳嗯──那麼你可以開始了。」


 


依舊不習慣夫路達露出守護者對自己才有的敬佩崇敬之情,安茲隨意的揮揮手要夫路達別浪費時間,並且指示由於礙地方被自己指示站在稍遠處的死亡騎士來到附近。


 


「那麼老師,我要開始靈魂異質化的實驗了。」


 


站在自己面前的夫路達像是叫到名字進入房間參加面試的社會新鮮人一樣惴惴不安,撫摸自己的衣襟整理衣服、深吸一口氣穩定自己的情緒,之後才又睜開眼伸出雙手施展魔法。


 


一層又一層的魔法圓圈從他打直的雙手掌心中冒出,是一種介於藍和白之間的光芒,交雜微妙的綠色和金色光點,和向來以同個色調為基底的YGGDRASIL魔法不太一樣。


 


他唸出的也並不是安茲常見的魔法招式名字,反而類似要通過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寶物殿大門的拉丁密語。安茲正在感佩夫路達能夠熟記並且舌頭不打結念出如此繞舌難念的咒語,也稍微有點對這種印象中施展魔法應該有的傳統而感動時,夫路達的魔法在毫無徵兆之下施展開來。


 


(哦哦,這情況,是魔法生效了嗎?但,照理說應該會有所謂的結尾啊……)


 


碰的一聲伴隨不應該有的白煙和薰人鼻腔使人噴嚏連連的刺鼻塵煙,視野壟罩於一片迷霧當中,安茲先是對夫路達的自創魔法能夠施展感到興奮,卻也對念到一半突然發動的咒語覺得兩光。


 


(不,也可能是自己聽不懂的緣故。畢竟聽起來也不像拉丁文或者以諾語,更不是日語,說不定早就已經唸完了,是自己聽不懂的關係才以為不是。只是這煙霧會不會太大了啊……)


 


被魔法生效的魔霧包圍當中安茲不是沒聽見老人家的咳嗽聲,只是那煙霧濃厚到彷彿被人塞進鍋爐當中,味道還比吸菸室嗆鼻,搞不懂這個世界為什麼不死者會有味覺的存在,安茲對那股刺鼻的味道多少覺得鼻腔癢癢。


 


「太棒了、太棒了,這代表生效了吧!老師、老師!請問情況如何呢?死亡騎士……」夫路達興奮雀躍的聲音在途中倏然中斷,原以為是太過於嗆鼻所以又彎下腰咳嗽了,安茲才在濃厚煙霧背後揮舞著手試圖以衣袍捲起的風驅趕煙霧,白茫略為消散夫路達的過於安靜才讓安茲注意到似乎哪裡不太對勁。


 


「老、老師……?」


 


大概是帝國前首席宮廷魔法師呼喚自己的語氣中除了不安還有更多的驚愕、不解以及震撼吸引了安茲,安茲先是眼瞧眼睛都要瞪到掉出來的夫路達,老先生過於結結巴巴的錯愕模樣一時惹動情感想笑,但視野邊緣瞧見毫無變化的死亡騎士,安茲想笑的情緒也瞬間沒了。


 


(死亡騎士沒有改變,但是夫路達的魔法生效了。有煙霧和嗆鼻的氣味……)視線依然鎖死在驚愕得半晌說不出話來的夫路達,彷彿中斷的電路通了,安茲腦袋閃過類似接通的感覺。


 


(難道!)


 


安茲.烏爾.恭魔導國的君主,引領眾多能夠輕易移平人類都市怪物的不死者之王,這個世界能夠役使超越常人頂峰十位階魔法的偏長者、英雄領域當中的英雄,至高的神祉安茲.烏爾.恭伸出雙手。


 


──安茲精神一瞬間超越安定值,周身發出螢綠的光芒穩定了下來。


 


感覺到驚愕的情緒一瞬間從身體抽離,安茲睜大眼注視自己的雙手。


 


(這是……)


 


不是看慣的骸骨手腕,在那裏的有皮有肉,顏色蒼白彷彿死者,卻真實無比的確確實實存在。




 


TBC


 


很早之前就喊過如果OVERLORD要出第二季要給祭品,既然說了就要做到,所以開始來試筆了。盡量是以台灣角川的翻譯和用法來寫同人,不過是第一篇能不能把角色抓得很準只能盡量了(躺平


 


 

评论

热度(45)

  1. 日常吸脸❤荊棘玫瑰★求OVERLORD同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