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脸❤

❤沉迷磕蛋哈❤炒鸡爱colin❤

进化论(一)

叫我麻烦加个请:


#蛋哈
#龙哈?!

(很丧,慎点!虽然是tbc
……但是也不保证能更……懒)

【失忆空间】
监测到诡异的信号之后,和姜汁赶往现场,都做好了拯救世界的准备了,谁知道却捡回来一个头部中枪的老男人。
“他看起来完全是上流社会的那种人。”躺在仪器上的男人虽然左眼有个吓人的血窟窿,但却始终算不上狼狈,还算整齐的衣着,修剪细致的鬓角,都透露出男人平时的优雅。
“他的眼镜绝对是特工装备,只是特工组织之间都很少会有相互的联系,所以很难确定他的身份。哦……他的眼镜内侧有标志,我们可以试着从这里入手。”姜汁严肃的分析着目前的情况。
“那他这套衣服是工作服?”龙舌兰上手摸了摸老男人西服外套的衣角…手感是,很贵的料子。
“应该是,领子内绣着和眼镜一样的标志。”姜汁严肃地推了下眼镜。
“骚包的组织!不过显然都是门面功夫,你看,年纪这么大的还得在外厮杀,显然,这个组织福利条件不是很好,要不然就是比较缺人。”龙舌兰发誓这绝不是出于内心莫名的嫉妒。
“……现在就等他醒来,看记忆退化到什么情况才能下结论了。”姜汁转身准备离开“我认为你留在这里并不会对他的苏醒有什么帮助,而且他至少还要十二个小时才能苏醒。”
“知道啦”龙舌兰又下手摸了摸老男人身上的西服,顺带手扯走了上衣口袋里的丝巾,才不情愿地和姜汁离开了治疗室。

“你好,我是哈利。”
该死,龙舌兰一点都不愿意承认,当那个老……哈利伸出手带着紧张,但却依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时候,他居然有一点退缩了,他开不了口。
“你应该问他的,或者说告诉他真相。”姜汁双手交叉在胸前,语气里是淡淡的不满。
“……显然他记不得了不是么。他现在以为他是什么昆虫学家!”龙舌兰眼神有些闪躲。
“他是特工,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假装?”
“眼神!眼神骗不了人的。”龙舌兰默默念了几遍,带着期许地望着姜汁。
“但愿如此。”姜汁摇了摇头。“真的不告诉他真相?让他就这样当一辈子的,昆虫学家?!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放他出去捉蝴蝶的!”
“那我就从外面带虫子回来给他。”
姜汁深深地看了龙舌兰一眼“你真变态。”
“或许吧。只是……对他。”

龙舌兰满世界地跑执行任务,也带回来各种各样的昆虫,有的是标本,有的是活物。
“嘿。你快看我培养出了什么。”龙舌兰一进房间就被哈利拉着去看他的成果。
“哦……一条蛆。”龙舌兰眼睛没离开过哈利,哈利在说虫子的时候。眼睛总是亮晶晶的,闪着水光。
“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粗鲁!这是闪蝶的幼虫…………”哈利又说了许多,但龙舌兰脑子里只剩下哈利那亮晶晶的眼睛。

直到有一天,两只小虫子钻进了酒窖,龙舌兰才有了淡淡的危机感,哈利是特工,终究有一天,他会离开的。

“那你应该把我钉在墙上,哈利,当我还是一只小虫子的时候,谁都可以将我踩死。是你的出现,帮我进化成蝴蝶!”艾格西的爱的宣言,通过喇叭传进龙舌兰的耳机里。
龙舌兰觉得有些可笑。他满世界地给哈利捉虫子,但原来哈利早就有了属于他的小虫子。
龙舌兰放下耳机,不再去听,他知道艾格西说的都是真的,因为他也曾用那种眼神看过哈利很多次很多次。

【婚礼时刻】
艾格西穿着那套华丽的亲王服,和哈利并肩站在镜子前,恍惚间,透过镜子,艾格西似乎看到了自己第一次穿上那套西装的时候,哈利也是这样,站在他旁边。
“致力于,一生做好事。”
不是口号,而是他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但现在,你首先要做的是个好丈夫。”哈利用他那独眼看着艾格西,带着异样的情绪。
“哈利……我…”艾格西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知道人不该贪心。
“艾格西……”哈利上前一步,将艾格西揽入怀里,一遍一遍地呢喃着名字,就像他刚恢复记忆的那时候。

如果我能再贪心一点,我就应该把你钉在墙上……哦……不!应该是夹在书里。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能欣赏。
但是我也知道,你早不是当初那条任人蹂躏的小虫子,你进化了,你值得更更广阔的天空。

“去吧,笑开心点,我的……新郎。”


TBC

评论

热度(38)

  1. 日常吸脸❤叫我麻烦加个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