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脸❤

❤沉迷磕蛋哈❤炒鸡爱colin❤

【蛋哈】好特工不说脏话

这糖我吃了!!!

鲨牙:

我不管我要发糖
不发糖作者会死,为什么不当一个简简单单的甜党
离婚离婚离婚
吐便当吐便当吐便当
一个记仇的哈老师出没


******

就像弗拉基米尔·普金没法在出任总统的同时仍然是一名克格勃特工,亲王加里·安文作为金士曼特工加拉哈德的职业道路也受到了阻碍。
艾格西坐在公主床头想了又想,几乎挠秃了自己的半边眉毛,才理出头绪。
“我想我更喜欢拯救世界,宝贝。”
缇尔蒂在被窝里直起身子。
“我想我不能放弃做个公主,亲爱的。”
他们互相看了一晚上,又是抚摸又是亲吻,一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隔日瑞典王宫传出亲王加里·安文得急症去世的消息。
倒是特工加拉哈德活过来了。
艾格西脚步轻飘飘的踏进萨维尔街的那家小店面,既感慨又得意,他迫不及待的把手掌往其实是升降梯开关的三折镜上一按,却被电流打中,缩了回来。
“这他妈的搞什么?”
偏不信这邪。
他又把手贴过去,学乖了些,先用小指试探一下。
“哦操!”
艾格西气呼呼的冲出来,感觉被自己的家拒绝了。
店里的裁缝换了一个,艾格西不认识,说话也没底气。
“嘿,那啥……我是……”
老裁缝抬起头,露出一张皱巴巴的、和蔼可亲的脸。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那面镜子、一号更衣室里那面,得修了。”
老裁缝眯起眼睛,笑容纹丝不动。
“我确定它作为一面镜子仍然十分可靠,先生。”
“可……”艾格西还想理论,偏过身向更衣室里一指,脸也跟着转过去,却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搞什么鬼!梅林?”
他张着嘴,见了鬼一样,胳膊也记不得收回来。
“洛克茜?你们、我以为你们……”
“死了?”好姑娘被绷带吊着一只手臂,另一只胳膊灵活的往艾格西的脸上拍了张纸,“你不也一样。”
艾格西手忙脚乱的摘下来看——那是今天的早报,头版头条赫然写着瑞典亲王加里·安文去世的消息。
他把报纸扔了,又给了好姑娘和魔法师一人一个扎手扎脚的拥抱。
“我很抱歉。”他碰了碰洛克茜吊起来的胳膊。
“我很抱歉。”他用目光示意梅林膝盖下取而代之的金属腿。
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
“哈利呢?”
“你是说亚瑟。”
梅林向他身后抬抬下巴。
艾格西下意识的转过身,哈利正从里间的会议室里转出来,迈着他可以征服世界的长腿,走姿精细又挑剔,艾格西的眼睛里“噌”就被点了把火。
“哈利!”
他扑过去。
被不动声色的拒绝了。
哈利用伞柄把他们隔开,依旧漂漂亮亮的走他的路。
“五个‘操’。”
他说,与艾格西擦肩而过,头不回目不转的出去了。
“五个……啥?”
梅林拍拍年轻人的肩,颇为同情的,“他说你那次在意大利雪山脚下的木屋里对他说了五个‘操’,”接着补一句,“哈利很记仇的。”又在艾格西肩膀上更重的拍了两下。
“也就是说,”洛克茜最后盖棺,“你被亚瑟除名了。”

没有人教过前超级特工加拉哈德如何重新争取一份工作——艾格西只能费劲的填着一张求职申请。
工作经历,特工。特长,拯救世界。待遇要求,哈利理我。
当然不能这么写!艾格西把纸揉揉,扔在身后的地板上。
他需要更醒目、更直接、让人无法拒绝的那种申请。

洛克茜在迈向新一天工作的最后一步上被截住了。
“艾格西?”
好姑娘站在西装店门口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拎起艾格西脖子上挂着的硬纸板细看。
“聘用我。”
那上面写着。
好姑娘直摇头。
“你不如写——收养我,也许亚瑟恻隐之心一动,就捡你回去了。哦操,亚瑟来了,保重,艾格西。”
她丢下好友,夺门进去了,甚至狠心甩开了艾格西拉她衣角的手。
交友不慎!
艾格西猛灌了自己一口气,一下转过身来,手里举着纸板。
“哈利……”他委委屈屈的叫了声。
哈利眉心不可查的跳动了一下,完美的腿踩着完美的步子险些错了点。
还是绕着艾格西走。
艾格西没脸没皮的贴上来。
“哈利……看我……哈利……”
哈利被他蹭的心烦。
“按照规定,艾格西,你需要一个体面的引荐人,你的申请才会被考虑。”
艾格西眨眨眼睛,乐起来。
“只需要一个引荐人?”
金士曼现任的王、前任圣洁骑士加拉哈德立刻有种引火烧身的感觉,只能赶紧补救,“必须足够可靠。”
“没问题,哈利!”
艾格西把纸板一摘,塞进哈利手里,像怕他反悔一样一溜跑的飞快。
当天下午,哈利果然收到一份“可靠的推荐信”,信的开头客气的称呼他“尊敬的哈特先生”,信的末尾耀武扬威的盖着瑞典皇室专用章还加盖了国王的私章。
果然足够可靠。
哈利看了眼急的快要刨地的艾格西,向梅林示意,“测试吧。”
艾格西长呼了口气,立刻亢奋起来,恨不得切个快进,把所有的流程加速走完。
“梅林,把尸袋给我,开始不是那个写名字的把戏吗。”
梅林在平板上戳戳捣捣了一会。
“我刚刚取消了这个项目,艾格西,因为金士曼不收尸,而且据统计,大部分尸体都最终被证明不是尸体。”
“是的。”
哈利点头。
“是的。”
洛克茜赞成。
艾格西颇为烦躁的挠挠头。
“好吧,你说的对,那我们现在做什么?该把我关起来放水了吗?”
“我们有新的测试方式,”梅林顿了顿,那种叵测的法师笑容又回到他脸上,“你认识的,特工龙舌兰。”
应声而至的是身后飞来的套索,艾格西甚至来不及回头就猝不及防进了套,被向后一扯,顺势跌坐进椅子里,捆了个结实。
“我恨这么做。”坏小伙从他身后转出来,举着双手,一手夹着雪茄,一手拎着酒瓶。他把雪茄叼在嘴里,酒瓶一歪,艾格西就被从上至下淋了个透。“这次是苏格兰威士忌,期待他的纯度吗,伙计?”
梅林在一旁颇为自得的哼了一声,让艾格西感觉更加不详,而这种预感在龙舌兰掏出刻有金士曼标记的打火机时达到了顶峰。
美国小伙动作随意的掀开盖子,在打火轮上一搓,就向艾格西抛过来。
“妈的!操!!!!!”
艾格西向后一仰,带着椅子抬起两只前腿,自己瞅准角度一脚把打火机踢出窗外。
外面新种的草坪上瞬间多了个烂歪歪的泥洞。
“操!操!!!!这他妈是个手榴弹?”
龙舌兰扒着窗户向外看。
“你他妈差点炸了我的蛋!”
艾格西冲着他的背影吼。
“你们头头他妈的没告诉我!”龙舌兰转身向哈利那一指,对艾格西吼回去。
艾格西也向哈利那看。
“哈利,”他还被绑在椅子上,只能尽量向前倾身,“我通过了吗?”
“还有最后一项,艾格西,你应该记忆犹新因为你曾经在这个测试上失败过。”
他向梅林颔首。
法师于是把艾格西从椅子上救下来,又递给他一把枪。
“向亚瑟开枪,艾格西。”
艾格西刚给枪上膛,听到这话差点把脖子翻转360度来质疑。
“你听到了,艾格西。”
艾格西顿了下,举起枪。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着哈利,龙舌兰看起来正在经历一番挣扎,梅林沉默着,艾格西的手稳稳的。
而哈利,他在看《太阳报》。

枪声同龙舌兰的咆哮一起响起来。
哈利把报纸翻了一页,墙上碎了面相框,正在簌簌向下掉着渣子。
艾格西走过去,弯腰拾起相框,把碎玻璃抖落下去。
“向‘亚瑟’开枪。”他得意洋洋的展示手里的相片——那相片的右下角标着:亚瑟(切斯特·金,1933-2015)。
“我通过了吗,哈利?”看哈利动了动嘴唇还想说什么,艾格西立刻举起手,“如果你现在说‘向哈利开枪’,我立刻、马上改名叫哈利,然后朝自己脑袋上射一发,我保证。”
哈利把胳膊搁在桌子上,双手交握撑着下巴,他有一会没说话,只是看着艾格西,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既专注又恍惚,既肯定又否定,既喜爱又无奈。
“恭喜你,加拉哈德。”
他最终说。
艾格西恨不得双脚跳过去拥抱他的王。
哈利隔着桌子接住了这个莽撞的怀抱。
“希望你记住为五个‘操’付出的代价,年轻人。”
他拍拍艾格西的后脑。
这时候艾格西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梅林没骗他,哈利真的记仇。

好在我擅长讨他开心。

艾格西这样想,稍微安心了些,侧脸用嘴唇碰碰哈利的发旋。
“容我提醒一句先生们,”梅林的声音适时的插进来,“其实还有第六个‘操’。”年轻人立刻惊恐的转头看他,想伸手过去直接捏住他的嘴,“在艾格西隔着单面镜看你的第一眼就说了,哈利。”
“操你的梅林!”艾格西不顾一切的叫起来,“操你的!操!”


end

******

评论

热度(379)

  1. 白马于深夜抵达鲨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