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脸❤

❤沉迷磕蛋哈❤炒鸡爱colin❤

【王牌特工/蛋哈】接触欲

一只翠:

哈利善于观察。


观察是个好习惯,它无数次地帮助哈利化险为夷,并在日复一日的积累中,训练出他非同一般的特工直觉。


但他也有无论如何也观察不明白的事。比如说,艾格西的一些小习惯。


他所带领的这位学生有着和他截然相反的社交习惯——艾格西喜欢、无比喜欢、无比热爱和他人的身体接触。


作为一名绅士,尊重他人的私人空间是良好修养的一种体现。这是哈利从小被灌输的理念,他时刻谨记着这一点,并把它真正融入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可艾格西,艾格西可从没受过此等教育,在他人生的前二十多年里,高兴了来一个拥抱、不高兴了拍拍肩是再正常不过的习惯——一开始,这着实让哈利苦恼了一阵子。


因此在为艾格西开小灶补习各种礼仪时,他就不得不频繁地使用诸如“不,艾格西,不”“放下,艾格西,我是说你的手”这类语句来对他的行为加以规范。但很快,哈利就再也不这么做了。一来是因为这听起来实在太像数十年前,他用来训练泡菜先生的命令;二来是因为,每当他这么说的时候,艾格西缩着肩膀把手收回去的身影怎么看都像是有些受伤。


他是想改变艾格西,可他也并不是真的想要让艾格西彻底地变成另外一个人。


再加上后来的艾格西确实将自己身上原有的气质,完美地融合进了哈利教导给他的绅士礼仪,于是那些他改也改不掉的小习惯就成了一个无伤大雅的个人烙印。甚至,很多情况下,这份亲近极有魅力。


哈利是不管他了,但出于好奇,或别的什么目的,他依然在观察。


拍肩膀几乎可以算作最常见的肢体接触动作。这类动作常常出现在艾格西与洛克茜之间,可以用来表示安慰、喜悦、认同等一系列复杂情感。哈利在观看录像的时候注意到,最初,洛克茜显然也被艾格西时不时的触碰吓了一跳。她往往会不自觉地微微蹙眉,然后整个身体不自在地往后退开一点——幅度不是很大,大概也是为了照顾艾格西的观感。


好姑娘,哈利在心里默默地给洛克茜加了五分。


渐渐地,洛克茜便习惯了。她甚至在和艾格西搭档圆满完成一次任务之后,配合地伸出手和艾格西碰了碰拳头——虽然刚刚碰完洛克茜就后悔了,甩着手一脸嫌弃。而艾格西大笑着,又一次拍了拍女孩的肩。


这应该就是“LOL”的意思了,哈利想。


拍肩膀的升级版动作是捏肩。这种接触比较常见于对年长的男性同僚——比如哈利。它可以表达一切“拍肩膀”所代表的含义,与此同时还增添了一些更强烈的情绪。它一般是以一个轻柔的触碰开头,实施者是艾格西温热的手掌。然后,先是大拇指微微用力,其余四指接着跟上,往相反的方向缓慢地画出一个圆。哈利第一次被这样对待时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表情古怪地盯着艾格西看了好几秒,确认了对方是真的对这样过度亲密的举动毫无自知,这才别开眼睛,随口找了个话题含糊过去。


而摸头是JB才能享有的特殊待遇。艾格西喜欢用整个掌心包住JB的小脑袋,然后飞速地撸两下它头顶软软的短毛。艾格西的狗和艾格西本人“感到快乐”的阈值相似度极高,只是摸了摸脑袋,便能开心到来来回回蹭着自家主人的裤管,祈求下一次被摸。


曾经,哈利也会摸泡菜先生的头。所以他猜测,自己偶尔想要摸摸艾格西脑袋的冲动大概就来自于他现在没有狗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哈利一度以为,他观察得已经足够仔细,足够让他看清艾格西作为一个人——不是同事、不是老友的孩子、不是他手把手教会的学生,而是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应该拥有的个性。


然而他错了。


他的“死而复生”让一切都有了微妙的改变。他不知道在他被“确认死亡”的日子里发生了什么,艾格西不再热衷于和他人进行任何身体接触。一夜之间(那些失忆的日子对于哈利而言,确实就像是发生在一个夜晚之内的事,但他推测对艾格西来说或许不是)忽然长大的新任加拉哈德仿佛是在脖子上套好了一个结结实实的项圈,他拘谨地收敛起以往那些不停向外辐射的热情,然后叼着项圈上的牵狗绳,谨慎地选择要把它交到谁的手上——这个比喻也许并不那么合适,但原谅他,他才刚恢复的脑子只能让他想到这里了。


哈利错过了那些他被迫离场的时光,所以等到他有机会(艾格西结束了和公主短暂的婚姻关系之后又回到了属于“加拉哈德”的那栋房子里)又有余力坐下来好好观察艾格西的时候,他才恍然发现,过往的一切经验都不再管用,他观察不明白——艾格西忽然就变得喜欢、无比喜欢、无比热爱做出一些在哈利看来“毫无意义”的举动。


有时艾格西会盯着他一言不发。当然,起初他也这样,只不过那时的哈利心里一清二楚,艾格西的目光里包含着崇拜和一丁点不服气。可现在,那道追随着他一刻不停的视线里,又多了许多复杂到本不该出现在艾格西眼里的东西。


他也不是就一直盯着。看着看着,艾格西就会走到他身边——不管他之前在干什么,也不管哈利是在做些什么,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径直走到他身旁,伸出手在他手臂外侧轻轻拂过。不是拍,也不是揉捏,艾格西就只是让半个手掌“经过”了他的手臂。假如是冬天,衣服穿得再厚一点,说不定哈利连一丝被触碰了的感觉都不会有。


他还喜欢长久地待在有哈利在的场合,选择一个离他最近的站位,然后便无限制地向他靠近。他们的肩膀时不时就要蹭在一起,哈利偶尔侧过脸去观察他的表情,每每就会和艾格西朝他投来的无辜眼神撞上。


如果遇到了“拍肩”可以解决的问题,情况就会变得更加诡异——艾格西不再放手,他就保持着一手搭在哈利肩膀上的姿势,一直到不得不腾出那只手来做些别的事情。


哈利不明白,假如是想要安慰、劝解,他不认为自己这么频繁地表现出了被安慰、被劝解的需要;可倘若是艾格西想要表达他的情绪,他看起来既不悲伤,也不那么喜悦。有时哈利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艾格西做出那些动作,好像只是为了确认哈利还在那里一样。


这完全没有意义。


哈利试着和梅林商讨这个问题,他还算冷静地用了一个譬喻开头:“假如,我是说如果,忽然某一天,洛克茜开始习惯性地摸你的头,你觉得她是什么意思?”


梅林摆出了一个十足惊愕的表情:“谁摸你的头了?艾格西?”


“……”哈利十指交叉起来撑着下巴,用沉默表示他拒绝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


幸而梅林反应够快,自己就推翻了自己的结论:“想也知道不可能。不然你就不会这样平心静气地问我这个问题了。”


“谢天谢地你还保有一点敏锐的观察力。”哈利挖苦道。


“如果是洛克茜,我觉得她可能是醉得太厉害了,”梅林推了推眼镜,冷静地分析,“如果她没有醉,那可能就是我醉得太厉害。”


“所以你认为要么是想安慰你,要么是想安慰自己?”哈利仔细回想了一下梅林酒醉时的模样,皱了皱眉。


“再要么……”梅林思索了一会儿,“你想想你摸泡菜先生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那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投射到行为动作上的表现。”梅林一本正经地宣布。


哈利陷入了沉思。


他认为梅林说得有那么一点道理。虽然现在他们是住在同一栋房子里,艾格西每天也能见到他送给哈利的那只小泡菜先生,但那毕竟是哈利的狗——每天睡在哈利房间、两个人同时进门会先扑向哈利的狗。对比一下过去,同时失去了恋人和狗(那只小八哥的归属权在公主那里,毋庸置疑的)的艾格西或许确实缺少了一个能够承担他“发自内心的喜爱”的载体。


简而言之,哈利猜测,艾格西总是忍不住要触碰他,大概就是因为他缺狗了。


所以这天当艾格西从基地回到他们加拉哈德的房子,主动开门迎接他的就是围着围裙的加拉哈德一号与他怀里的小泡菜。


“噢哈利——这、这是怎么了?”加拉哈德二号说话时舌头都快要打结了。但这丝毫不妨碍他的眼睛在餐厅水晶灯的映衬下,一点一点地慢慢亮了起来。他先是碰了碰哈利的肩膀——转瞬即逝的那种,然后又摸了几下哈利怀里的小泡菜,那样自然而然。


没有任何观察、没有任何结论、也没有任何原因地,哈利忽然就明白了。


于是他把小泡菜放到地板上,伸手摸了摸艾格西的脑袋。


小泡菜一溜烟地跑开了。


End.

评论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