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脸❤

❤沉迷磕蛋哈❤炒鸡爱colin❤

【奏叶】互相吸引

维希:

*来自 @伪善者的面具。  的点文




*设定是还没彻底沉醉于酒色中的大庭叶藏




*久违的爆字数,3000+ 【好开心!




——————————————




#


 


迷幻的灯光下,这间酒吧成为人们放肆的地方。高仓奏穿着从跳蚤市场买来的劣质西装,裤子上挂着的银链在闪闪发光,即使如此,他那高大可靠的身材与与生俱来的气场仍在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吸引他们的目光。


 


他在酒台旁坐下,点了一杯威士忌。他极少喝酒,尤其在执行任务中更加滴酒不沾,然而在这里不点不行,会引起怀疑的。


 


暗处,工藤丸尾一脸担心,“交*易毒*品的五个人就在老师背后坐着,如果一有行动我就会告诉你。”


 


戴着小巧的耳机的高仓奏点点头,拿起调酒师刚放在桌面的两杯威士忌中的其中一杯。诶?两杯?感觉到身旁有人影在晃,奏浑身的神经立刻都绷紧了。


 


“谢谢。”那个人有着温软的声音,如泉水涌入奏的心底,他别过头督了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他,笑眯眯的。


 


“晚上好,先生。”


 


那个人撩起耳边的鬓发,露出漂亮的侧脸,他的眼睛在迷蒙的灯光下烁烁生辉,只是那里面参杂着许多奏看不懂的东西。奏只能保持沉默点头,视线下移发现他穿着白衬衫和马甲,袖子挽起至手肘处,蜜色的肌肤如瓷片般光滑。


 


“诶诶诶诶诶为什么老师旁边坐着个男人啊,而且还长得这么…漂亮…..”丸尾压低声音喊道,“他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奏真想把耳机摘了扔到地面踩上几脚,吵死了这家伙,他皱起眉,抿了一口加冰的威士忌。浓烈的酒味被冰块削减几分滑入口腔,他现在集中注意力留意着身后那帮人的举动,只要丸尾一声令下自己就会转身拔出枪指着他们,然后丸尾冲出来协助他。高仓奏的计划永远都是这么完美。


 


如果没有意外。


 


那个漂亮的人看起来有几分醉了,摇晃着身体就要往奏身上靠,奏条件反射侧过身去,然而那个人好像不死心,一倒倒在他怀里,双手攀上他的脖子,被酒润过的嘴唇贴到左耳,那里并没有戴着耳机。


 


“救我,警官先生。”热气喷在耳垂上,奏无动于衷地伸手揽住他的腰,这样在旁人看来就像一对正在调情中的人儿,“如果我说出实情,警察就会保护证人对吧。”


 


“是的。”奏终于开口了,低低沉沉的声音同样传入那个人的耳里,心脏莫名地揪痛了一下,他垂下眸,继续轻声说道:“那我坦白,我叫大庭叶藏,那边的人企图要交*易毒*品,我是被他们拉来的。”


 


奏低下头看他,对方虽然没有一丝紧张感,但是看上去不像是假的。其实奏也不知道,当了警察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人和事,生和死,他却看不透这个人,这个人看起来很迷茫,像是戴着纯白色的面具行走在无边无际的沙漠中,奏想要伸出手去帮他一把,然而本人甩开他的手继续徘徊。


 


背后那帮人有动作了,他们起身欲要离开,奏一惊意识到自己已经错过了抓住他们的最好时机,大庭叶藏勾起嘴角,凑过去吻住奏,仅仅是蜻蜓点水般轻巧。慌乱中奏一把抓住玻璃杯掷于地面,哗啦一声碎了一地,丸尾也明白了,立刻冲出去从腰际抽出枪指着那帮人。


 


“全员举起手来!我们是警察,怀疑你们有交*易毒*品的行为….”


 


奏在丸尾冲出来的同时推开叶藏,一手拔枪指着他们一手拉过叶藏藏于身后。


 


“真厉害啊,警官先生。”叶藏浅浅地笑了。


 


这个人真够疯狂,奏在心里想。


 


 


#


 


“真是狡猾啊老师!!”丸尾把嘴撅得老高,“居然把这个美人放在你家里养!”


 


“是保护!”奏脱下西装外套的同时还不忘还嘴,从身后探出头来的叶藏一身藏青色和服,手里端着托盘,走到桌前把一杯杯茶放好。


 


“我只是受保护的对象而已,毕竟还有一个人在逃亡中。”叶藏笑了笑,优雅地跪坐在地上。


 


“呐呐,你该不会是谁谁家的大少爷吧?”八卦丸尾出动。


 


叶藏摇了摇头,“我不过是个落魄的人,并不值得深究。”


 


一句话堵死丸尾,他无趣地挠挠头,三人陷入了沉默。


 


“那天….”听到丸尾说话,两人都抬起头,“你们该不会是在接吻吧?”以当时丸尾的角度来看只是两个人影叠在一起。


 


“没有。”异口同声道。


 


救命…丸尾感觉不能再和他们好好玩耍,他仰起头喝干那杯茶,起身,“我要走了,老师你今天休息就好好玩吧!”帅气地离开,关门。


 


两人面面相觑,倒是叶藏噗哧一声笑出来,“呐,奏,他好可爱。”


 


和大庭叶藏同居两个星期的高仓奏发现有两种不同的人格藏于叶藏那瘦弱的身体里,表面是优雅少话的小少爷模样,里面是狡猾、如罂粟花般美丽而危险的万人迷。或许这样说会比较适合,并不是两种不同人格,而是这两种东西本来就存于叶藏体内,他不过是用哪种态度来应对哪种场合罢了。


 


聪明,而狡猾。


 


叶藏见奏不出声,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奏回过神来,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他。


 


“说是保护,倒不如是收留,谢谢你,奏。”叶藏收起手缩到宽大的袖口里,蜷起腿倚在奏的身旁,“你明明不喜欢别人黏住你,因为这会给你带来麻烦,那么现在的你又为什么不拒绝我?”


 


“喜欢上我了?”他又笑了。


 


奏不应,把他卷曲蓬松的头发抚平后,起身离开。


 


“喂,和我一起去死吧。”


 


衣袖被死死地拽住,奏垂下眸子,用及其认真的口吻一字一句地说,“记住,我是不会和你去死的,我会让你活下去。”


 


 


#


 


大庭叶藏是长期失眠人士,平常他都是靠喝酒来灌醉自己然后直接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倒头就睡。当他遇到高仓奏,和高仓奏同居,他才尽量压抑住自己,因为奏不喜欢酒味,所以他尽可能家里蹲而不去泡酒吧。


 


第十次的翻身,他刷地睁开眼,抱着枕头从房间走出来,走到对面的房间,敲门。


 


“谁?”里面传来奏警惕的声音,闷闷的。


 


“我啦,叶藏,我睡不着…..”


 


门喀拉地被打开,奏探出头来,睡眼惺忪还强打精神装作我不困我才不困。叶藏突然觉得心情很好,他撅起嘴,重复一遍:“我睡不着。”


 


奏愣了愣,三秒后说出的不是“那你进来和我睡吧”而是“那我煮牛奶给你喝。”


 


气得叶藏翻了个白眼。我在期待什么啊….


 


十分钟后,缩在沙发上的叶藏抿了一小口牛奶,香滑的口感和恰到好处的甜味令他消了气,肩膀上传来力度,温热而绵长的气息喷在脸上,他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去,发现奏靠着自己睡着了,睡容恬静得很。叶藏无声地笑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奏对他放松了警惕,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喜欢上奏呢?或许是在酒吧里一见钟情了,或许是奏拿过他手中的行李的那刻,又或许是刚刚看到奏边忍住瞌睡边煮牛奶的背影。眼泪就这样流下来,毫无预兆的,他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这可是第一次从别人身上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啊,被他保护被他摸头被他宠溺,心底有一百个不想离开的理由,却一个都用不上,最终还是得离开的不是吗?


 


“呐…奏…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我还要离开…”


 


他哭着哭着就这样抵着奏的头睡着了,晶莹的泪珠还挂在脸颊上,被旁人抹走,装睡的奏轻轻地把他放在沙发上平躺好,披上从房间拿出来的被单。他蹲下来,看着叶藏的睡脸歪头。


 


“你不会离开的,我向你保证。”


伸手,习惯性把他的蓬松头发抚平。


 


 


#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高仓奏就把逃亡中的犯*人捉住。本来想回到家才跟叶藏说,然而丸尾早就把消息告诉给他听。奏打开门,看到的是拖着行李箱准备从里面开门的叶藏。


 


“你在干嘛。”


 


“明知故问,”叶藏淡淡地笑了,“犯人抓到了,我就不需要你保护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离开。”依旧是淡漠而冷静的语气,这让叶藏很不舒服。


 


“高仓警官可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把我困在这里呢,我需要的是自由,而不是你的控制。”


 


“我的喜欢阻碍到你了?还是说你这是不承认你对我的喜欢才离开?”奏往前踏上一步,逼得叶藏退后一步。


 


“奏…..”叶藏低下头,过长的刘海遮住眼睑,“我这种肮脏的人配不上你。”


 


奏一把拉过他用力地拥住,下巴抵住瘦削的肩膀,“只要把你的虚伪扔开,把我的高傲扔开,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一起的。”


 


“什么啊这种告白方式…”叶藏笑了,如一株盛开在深秋中的山茶花。


 


奏知道了答案,准备把行李提回去,却发现行李只有本身的重量,他疑惑地回头,看到叶藏露出狡黠的笑容。


 


“哦!那个啊,我就想吓唬吓唬你,高仓警官喜欢我的事可是全日本警视厅的人都知道哦。”


 


奏无奈地笑了笑,“真是败给你了,叶藏。”


 


 


END


 


——————




意外地发现,这一对cp我还能写很久很久,久到灵感彻底消失为止,他们总是隐藏着自己的真心,不肯直面爱情,这样的两人相性真好//////



评论

热度(44)

  1. 日常吸脸❤维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