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吸脸❤

❤沉迷磕蛋哈❤炒鸡爱colin❤

Grasshopper Ⅱ

间歇性脑洞君:



铃木

烈日当空,涉谷街头好似一个巨大的熔炉

铃木被耀眼的太阳晒的睁不开眼睛,西装外套的后背已经打湿了一大片

仍然兢兢业业的派发手中的宣传单。

他就是这种性格,即使抱有不纯的目的从事这项工作

一样改不了一板一眼的本性。

最近他休息的不好,总觉有什么人在跟踪他

他怕是组织的人发现了他的异样派人来调查他,每天精神都紧绷着

即使入睡了,百合子忧伤痛苦的脸就会出现在他梦里

一身冷汗的醒来。


无数次递出传单,无数次被无视

徒劳无功的做着意味不明的事情

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人流

不会有人为他这个毫不起眼,看起来颓废木讷的人停留

不管他包含了多少的悲伤和仇恨

始终是这透明人间的一粒尘埃,无人问津。

“啪”的一声,他被人撞倒了,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疼痛和滚烫的地面,让他眼前发黑

那一刻他想着

也许他死了,就再也不用痛苦的挣扎在普通人和复仇者的边缘。


“呵呵呵呵,原来你真的在这里”

突然耳边传来笑声,

一个身影在他身边蹲下,遮住了暴戾无忌的太阳。

“呐,铃木33”

“要不要和我做一笔生意?包你满意哦。”




街角的快餐店内挤满了来蹭冷气的年轻人

铃木托着一盘子薯条,汉堡,汽水,冰淇淋小心翼翼的躲过拥挤的人群

放在角落里的桌子上

“Thank You,33你请客哦。”

座位对面男孩有一头亮金的发色,金的有些发白,黄色的上衣,黑白花色的下装。

还有好看的有些像洋娃娃的长相。

什么请客,他明明是被强制着拉进来的,还被指使去买了一堆东西。

“那个。”铃木试探着问

“你是我的学生?”

不然为什么知道他的名字,还叫他老师。

“是哦,真伤心,老师不记得我了吗?”男孩子一边大口吃着冰淇淋,一边做着受伤的表情。

“对不起,你叫什么名字。”铃木小声的道歉。

他教过的学生很多,他又不是善于和学生交际的老师,所以能让他记住的学生并不是很多。

“我叫····蝉。”

“33你以后就叫我蝉好了”对面的人微微的停顿了下,随即爽快的回答道。

蝉?

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

可是铃木却没有关于这个名字的任何记忆。

“你刚刚说要和我做一笔生意是什么意思?”铃木暂且把疑问放进肚子里

“噢,那个啊”

“我啊,是来帮33你实现愿望的。”

“杀了寺原一伙的愿望。”

蝉笑了起来,弯起的眼睛亮亮的好像里面有星星。



“咯吱~~~”

屁股底下的椅子发出尖锐的磨地声

铃木半个身体都趴在桌面上,用力捂住了对面人的嘴巴。

“你,你在说什么!”

被捂住嘴的蝉淡定的拍了拍铃木的手臂,指指周围看过来好奇的目光。

铃木才讪讪的坐回椅子上。


蝉,不或者是暂时想要‘蝉’这个名字的山田凉介

没有管他,先努力的咽下嘴里的东西

“我说啊,你这么不淡定的样子才更可疑。”

山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要做这种事情不冷静可是不行的”

“你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干比较好。”

看着男孩子年轻的面孔,铃木的心里涌出一股无望的荒谬感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疲惫的想要离开

暂时离开这个疯狂的世界。


“呐,SUZUKI。”

铃木木然的回头

一道银光闪过

托盘上包装完好的汉堡,干净利落的被切成了两半。

“我可是PRO中的PRO哟!”

手中翻飞着银刃的少年,看向他的目光无比的自信。





夕阳里

男人怀里抱着包,脚步有些蹒跚走在前面

身后的山田凉介一脸轻松,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跟在男人不远的身后。

铃木走,他就走

铃木停,他也停

“你到底为什么一直跟着我。”铃木无可奈何的回头问道

“我说了,我要和你做生意啊。”

“可是我已经拒绝你了。”

“所以我在等你回心转意,错过我这样优秀的人才你会后悔的。”


路上的人来来往往,匆匆而行

只为去往某一个目的地

铃木在路的中央静静的站了一会儿

走到路边空着的长凳上坐下,对着山田拍了拍身边的空着的位置。

“你真的是我的学生吗?”

他轻声的问道

“为什么要做这一行?”

“我啊,当年因为太喜欢老师你了,除了化学以外什么科目什么都学不进去。”

“毕业之后就没人要我,只能出来干这一行了。”

山田凉介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铃木笑了,他看着山田凉介飞扬的眉眼

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

笑意在眼中

只是仍然抵不住那深不见底的苦涩。

“不管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都不能原谅我自己。”

“明明可以是做我学生的人,我却忍不住想要同意和你做这笔交易。”

他侧过脸与山田对视,眼里满满的是哀求

“不要和我做这个交易,不要让我彻底变成那一边的人”


有人说,傍晚是逢魔的时刻

人心容易露出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山田蹲在铃木的面前,双手捧起他的脸颊

近似亲昵的低语

“不会的”

“你是永远不会变成那一边的。”






蝉【山田】

岩西看到推门而入的蝉的时候

心里其实是悄悄地松了口气。

这个小子上次的任务完成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出现

电话不接,甚至留言让他来取尾款都没有能让他有所反应。

“你这是闹失踪,还是闹脾气?”他问道

山田凉介强忍着想要笑场的表情,爬到沙发上盘着腿

“不,我是有点私事。”


“哐啷”

岩西手里的威士忌酒杯摔了个粉碎

山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说道

“去谈了一笔非常困难的业务,雇主一直不肯雇佣我,浪费了点时间”

岩西是从办公桌背后的座椅上,直接蹦到沙发前的

他双手死死按住了山田的肩膀,恶狠狠地说道

“小鬼,你竟然想要背着我另外找介绍人!”

“都说是私事啦,没有另找介绍人。”山田翻了个白眼

“你这种家伙能有什么私事,还说什么谈业务,找借口都不能找个像样的!”

“是觉得我好糊弄吗!”

岩西越说越激动,山田忍无可忍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经纪人和partner都永远只有你一个人,好了吗!”

“真的?”

“真的。”

岩西从地上爬了起来,正了正帽子又一本正经的坐回办公桌后。

“有新的任务要给你。”他从抽屉里摸出一个牛皮袋扔给了山田。

山田从里面抽出照片,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鲸的脸。

“也是杀手?”假装问

“对,有名头的杀手,不好对付呢。”

“死了,还有什么名头可言。”假装上钩

“嘿嘿嘿,我就喜欢你的这种狂妄。”岩西眯着眼睛笑道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出隧道的那一刻要更加小心。”

“这可是由寺原组发出的黑吃黑暗杀令。”

山田弹了弹鲸的照片

“我只管杀人,你只管给钱,其余的我不想知道。”

黑吃黑好啊,他正想打这张牌呢。

“把我的余款给我,我要走了”他对岩西道

岩西又丢给他一个信封,作势拥抱了山田一下

没想到刚伸进山田裤子口袋里的手,就被对方给抓住了。

“岩西,你下次再敢给我装铃铛,我杀了你哦。”


【谁让你说有私事呢?】

【一个人偶怎么能有私事?】

岩西从窗口看着离去的蝉,心里这么想到。












PS山下君暂时还不会出现,所以山斗tag就暂时不打了。


评论

热度(31)

  1. 日常吸脸❤间歇性脑洞君 转载了此文字